办事指南

巴勒斯坦倒向哈马斯

点击量:   时间:2019-06-08 09:14:00

约旦河西岸拉姆安拉——在这里每天举行的声援加沙的示威活动中,人们表达的不只有同情和极度痛苦,还有对哈马斯伊斯兰派武装分子日益增加的认同感和对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的奚落,尽管美国政府认为只有后者才是实现巴以和平唯一有效的合作伙伴 周一上午,一排公寓楼被炸毁后,一名加沙妇女和当地居民清点损失,清理废墟 Tyler Hicks/The New York Times 在本周一的示威活动中,商店和高音喇叭播放的都是同一首最近流行的歌曲歌中这样唱到,“攻打特拉维夫!”指的是哈马斯的火箭弹差一点儿就击中了这座以色列的经济文化中心“让犹太复国主义者们睡不着觉!我们不要停火或解决方案!哦,巴勒斯坦人,你应该自豪!”  流行歌曲通常都充满豪言壮语和侵略性但这首歌曲反映出的一种广泛流行的观点对马哈茂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主席及其领导的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Palestinian Authority)来说不是好兆头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正迅速失去信誉,甚至开始变得无关紧要在开罗举行的由埃及、土耳其和卡塔尔参加的加沙停火谈判就很能说明问题出席谈判的巴勒斯坦领导人不是阿巴斯,而是武装组织哈马斯的领袖哈立德·迈沙阿勒(Khaled Meshal)他在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里志同道合的兄弟们在这个地区纷纷掌权,他也开始谋求成为所有巴勒斯坦人的代言人 阿巴斯准备在11月29日召开的联合国大会(United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上申请将巴勒斯坦的地位提升至非成员国,以色列威胁阿巴斯,甚至暗示,他们可能放弃阿巴斯以色列人认为此举是一种挑衅,甚至一些巴勒斯坦人也认为这不是现阶段的重点 参与拉姆安拉示威活动的20岁学生菲拉斯·卡塔施(Firas Katash)说,“在加沙,他的人民正被屠杀,而他却坐在他拉姆安拉舒适的椅子上” 对于美国及其他一些希望通过“两国方案”结束这场长达一个世纪的冲突的国家来说,而更趋激进的约旦河西岸以及失去信任的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意味着以色列将更不安全,而反西方势力则更有机会在这片伊斯兰主义不断高涨的地区生根 哈马斯在2006年议会选举中大获全胜,一年后将法塔赫控制的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赶出加沙地带自那以后,阿巴斯再也没踏足那片土地但他却将要求全世界承认这两个越来越不同的派别为一个统一的国家 在拉姆安拉工作的马纳尔·瓦迪(Manar Wadi)这么看待这个问题:“加沙地带现在发生的事情让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被架空、被孤立如今,我们看到了哈马斯的另一面,他们的受欢迎程度正在上升这让我们感觉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没有给我们一条走向未来的道路” 周一在开罗,迈沙阿勒以新角色亮相时显得倨傲、非常自信他告诉以色列人,让他们有胆量就入侵加沙地带这是以色列空袭加沙的第六天,已造成100多人死亡,其中许多死者是哈马斯及其附属组织的武装人员同一天从加沙发射的火箭弹击中了以色列南部地区,造成了破坏和恐慌,但没有人员伤亡目前该地区死亡人数共三人 迈沙阿勒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中说到,“无论是谁发起了这场战争,都必须结束它如果以色列想要通过埃及调停来达成停火,那有可能实现但也有可能战争将升级”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的官员们一直在举行领导人会议,与在开罗召开的停火谈判保持密切联系, 并起草团结宣言他们还派了一支小型医疗代表团赴加沙他们表示这是两个敌对派系达成统一的一次新机遇但是他们同时清楚地意识到他们的问题 一位不具名的官员说到,“最危险的是,事实上我们无法通过谈判解决的问题,哈马斯用火箭炮做到了人们看到占领者惊慌失措、四处逃窜而感到无比兴奋这传递了一个十分危险的信号” 随着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遭遇经济困难、以色列不断新建定居点,阿巴斯的支持率持续下降就在这次加沙冲突前不久,阿巴斯看似想要放弃巴勒斯坦人重返被以色列占领的土地的权力主张,其政权陷入危机 很多巴勒斯坦人相信,以色列最近在加沙的行动意在羞辱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并阻止它在联合国的计划以色列官员表示,这是无稽之谈,军事打击的真正目的是阻止巴勒斯坦对以色列居民区日趋频繁的火箭弹袭击 但是以色列说,任何不涉及直接对话的行为都只是浪费时间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政府已经多次威胁,如果阿巴斯坚持入联,以色列将对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采取报复行动,其中包括切断巴勒斯坦财政急需的代收税款来源 周日晚间在一场巴勒斯坦领导人会议中,阿巴斯重申他去纽约的决心,并将在会上要求变巴勒斯坦的地位为联合国非会员国他选择了具有重要象征意义的11月29日来提出这一申请1947年的这一天,联合国大会投票决定将这片土地分成两个国家,一个犹太人国家,另一个是阿拉伯人的巴勒斯坦 美国要求阿巴斯不要这么做,说他应该重启与以色列的直接对话,这种对话自2008年起基本上就冻结了 在西方人以及一些以色利人眼中,阿巴斯和他的总理萨拉姆·法耶兹(Salam Fayyad)是领导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最温和最严肃的合作伙伴但是内塔尼亚胡政府越来越反对这种说法,称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在其政策权衡中越来越不重要 另一位要求匿名的以色列高级官员这样评价阿巴斯:“他甚至不能访问自己在加沙的领土,美国怎么能在巴勒斯坦建国计划上给他支持呢一个国家最基本的要素就是对于领土主权的控制这太荒谬了”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拥有训练有素的警察和部队以维持约旦河西岸的秩序,并在占领范围内推动经济增长,也带来了一些经济活动这些职能如果他们不承担,以色列人自己也必须承担一直以来有很多人相信,以色列将努力确保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继续运行 但是那位匿名的高级官员们称,这种观点在政府内正逐渐消失他说内塔尼亚胡还没准备好放弃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但是他周围有一些人已经这样想了他说,“那些表示我们必须保证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继续下去的部长人数在急速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