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经济低迷时期,沙特王室是怎么花钱的

点击量:   时间:2017-10-04 13:34:27

摩洛哥丹吉尔——今年夏天,在一圈装有监控摄像头、由摩洛哥士兵守卫的高墙内,沙特阿拉伯国王萨勒曼(King Salman)一座巨大的新宫殿在这里的大西洋海岸边拔地而起 即使作为财政紧缩计划的一部分,沙特政府取消了国内总共价值2500亿美元的项目,工人们还是为这座度假设施修好了亮蓝色的直升机停机坪,搭建起一个大小和马戏团主帐篷差不多的帐篷,国王可以里面举办宴会,款待人数庞大的随行人员 王室的财富源自逾75年前,那是在萨勒曼的父亲阿卜杜勒·本·沙特国王(King Abdul bin Saud)统治时期,沙特发现了石油石油销售收入每年带来了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补贴、公共部门的闲职,以及王室的福利最富有的王室成员拥有法国城堡、沙特宫殿,以及瑞士银行账户的存款 注:图表中仅列出了较为知名的沙特王室成员的名字*由于存在历法和记录方面的差异,所有出生日期均为大致时间 By Sarah Almukhtar 萨勒曼国王担任家族企业的主席,这个企业的非官方名称为阿勒沙特公司(Al Saud Inc.)持续低迷的油价导致了经济紧张,人们怀疑这个拥有数以千计成员并且人数仍在增加的家族,是否能维持其奢华的生活方式,保持对沙特无人挑战的控制 “人们的钱比以前少了,但王室的钱没有减少沙特有很多钱没有计入预算,由国王一个人决定这些钱怎么花”这个大家族中的异见者、现居德国的哈立德·本·法尔汉·阿勒沙特(Khalid bin Farhan al-Saud)王子说道 By Sarah Almukhtar | Source: Satellite imagery by DigitalGlobe via Google Earth 这是王室备感焦虑的时候王室的领导者是一个80岁的老人,他已经至少中风过一次,可能会成为开国君主六个儿子中最后一个国王他必须和一帮亲戚做斗争,这些亲戚有的过着小康生活,有些则是亿万富翁,他们从小就习惯了特权和富裕 虽然国界之外存在一些严重问题——也门发生了一场代价昂贵的战争,伊拉克和叙利亚存在暴力冲突,伊朗也很胆大妄为——但可能会引起普通民众骚动的是本国的经济困难,如果民众”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被削减太多的话 国有油企沙特阿美公司(Saudi Aramco)的收入长期以来一直是政府支出的命脉王室中一些人抵制了国王的儿子、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将其部分私有化的建议,因为它在纽约或伦敦的证券交易所上市后,该公司就会遭受更多的审计,可能会让外人更多地了解政府资金的账目,从而了解到王室的资金信息 面对巨大的预算差距,政府削减了公共部门的工资与补贴,让油价、电价甚至水价涨得更高沙特已经开始在国内外欠下数十亿美元计的债务,而政府作为沙特人向往的大雇主,也削减了雇佣人数,让找不到工作的年轻人对未来渐渐有了恐惧 沙特阿拉伯的一处油田王室的财富源自于70多年前在该国发现的石油 Dmitri Kessel/The LIFE Premium Collection, via Getty Images 文化和新闻部发言人阿纳斯·阿勒古赛伊尔(Anas al-Qusayer)说,王室也在承受这种痛苦,他们的津贴已经减少然而,几个了解王室内情的人说,至少某些王室成员的俸给并没有减少 伦敦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副教授斯蒂芬·赫尔托格(Steffen Hertog)说,“在萨勒曼领导下,王子们似乎再次享有了更多的物质特权,核心的津贴制度并没有改变”他写过一本关于沙特阿拉伯政经方面的书,名为《王子、掮客和官僚》(Princes, Brokers and Bureaucrats) 某些沙特王室成员的开支依然很大法国美宅公司(Belles Demeures de France)的房地产经纪人达尼娅·辛诺(Dania Sinno)说,去年,多名王室成员在法国购置了房产她最近把位于富人区奥克塔夫-弗耶街(Rue Octave-Feuillet)的一套面积接近1.1万平方英尺的公寓以逾30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一名沙特公主 “巴拿马文件”中的一份资料显示,伦敦这处房产和萨勒曼国王有关系 Andrew Test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通过对外交官、基金经理、经济学者、房地产和旅游经纪人、室内设计师以及沙特王室成员进行数十次采访,并查阅法庭记录和房地产文件,《纽约时报》把沙特王室开支的诸多细节拼合了起来 王室的财富规模仍然是一个被严防死守的秘密这些钱分散在很多王室成员手中和若干个国家里,难以进行精确的统计资金运行机制在设计上就是不透明的沙特的预算中有多少份额最终成为了王室的财政收入,目前尚未被披露 虽然世人可以从诉讼案和海外小报的报道中窥得一鳞半爪,但沙特王室成员已经学会了不在本国的3000万老百姓眼前炫富他们在自己的宫殿周围竖起了高墙,通过空壳公司购买海外资产,利用中间人进行大手笔投资,并要求雇员签署保密协议 2014年,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的飞机在吉达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国际机场(King Abdulaziz International Airport)的王室航站楼 Brendan Smialowski/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今年4月被公之于众的所谓“巴拿马文件”显示,国王萨勒曼与卢森堡以及英属维尔京群岛的离岸公司有牵连一些记录把他和一艘游艇以及伦敦价值成百上千万美元的房产联系了起来 王室成员数以千计,但对王室进行了30年的研究、著有《沙特阿拉伯王室传承》(Succession in Saudi Arabia)一书的约瑟夫·A·克奇安(Joseph A Kechichian)说,各方对人数的估计存在较大分歧据他估算,目前有1.2万至1.5万名王子,公主的人数与此相近沙特国王(King Saud)的女儿巴斯马·宾特·沙特公主(Princess Basmah bint Saud)则于五年前称,王室共有1.5万名成员 但沙特文化和新闻部发言人古赛伊尔说,沙特王室成员人数不多于5000人这种分歧产生的部分根源在于:是否或者以何种方式计入远亲以及在现任国王的父亲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上台前掌权的王室成员 萨勒曼国王在摩洛哥丹吉尔的一处新宫殿 Samuel Arand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到了某个时刻,王室规模可能会扩大到支出高昂、无以为继的程度“必须做出某种决策,砍掉一些枝蔓,”德州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布什政府与公共服务学院(Bush School of Government and Public Service)的中东问题专家F·格雷戈里·高斯三世(F. Gregory Gause III)说 一些观察人士称,由于王室规模的扩大和总人口数的增加,社会收入分配的平衡已经变得愈发难以维持尽管社会保障体系颇为强大——包括免费教育和医保——但一些沙特人依然穷困潦倒,很多中产阶级人士只能勉强糊口 “位于最顶层的人知道,他们必须给这个国家的其他人留点儿什么,否则他们将被扫地出门,”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全球能源中心的高级研究员让-弗朗索瓦·塞泽克(Jean-Francois Seznec)说“如果你要求民众做出牺牲,以便增加政府的收入,你就不能让一部分社会成员占便宜” 2008年,阿卜杜勒国王(左)和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在国王的乡村别墅里阿卜杜勒2005年继位,于2015年去世 Kevin Lamarque/Reuters 沙特王室高级成员敏锐地意识到,由于王室内斗,他们在19世纪失去了以前的王国沙特国王于1964年被废,由他弟弟费萨尔国王(King Faisal)取而代之,后者则被自己的一个侄子暗杀了 “阿拉伯之春”运动期间,当沙特阿拉伯周围的各个国家纷纷发生骚乱的时候,阿卜杜勒国王以斥资1300亿美元提升工资待遇、搞社会项目作为回应 2015年,萨勒曼国王在其位于利雅得的宫殿里上台近两年的萨勒曼国王绕开若干兄弟,将下一代指定为王位继承人,此举打破了王位继承传统,制造了嫌隙 Deutsche Presse-Agentur Picture Alliance, via Alamy Live News 萨勒曼于2015年1月继承阿卜杜勒的王位后,派发了价值约320亿美元的福利,其中包括给政府雇员发放相当于两个月薪水的补助油价在那之前已经开始急剧下降,但人们尚不清楚降幅会是多大 三个月后,萨勒曼国王将其现年57岁的侄子穆罕默德·本·纳伊夫王子(Prince Mohammed bin Nayef)指定为第一顺位继承人,并将自己的儿子、现年31岁的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子(Prince Mohammed bin Salman)指定为第二顺位继承人这二人都是建国君主的孙子 今年6月,沙特王位第二顺位继承人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中)抵达白宫,与奥巴马总统会晤 Stephen Crowley/The New York Times 王室成员已经在海外投资了数十年,但商业律师阿尔达万·阿米尔-阿斯拉尼(Ardavan Amir-Aslani)说,他们在过去两年中加快了购买海外房产的步伐阿斯拉尼曾为购买法国房产的一些沙特王子提供咨询服务“一旦形势不妙,他们希望自己能有一条退路,有一个住的地方,一个置办有资产的地方,”他说 他还表示,“他们既是为自己的资金上保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