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我们负担不起”:马来西亚暂停中国大型项目

点击量:   时间:2017-09-01 10:06:09

马来西亚关丹——在世界上最重要的海上咽喉,亚洲相当一部分贸易的必经之地,一家中国电力企业正投资建设一个足以停靠航母的深水港另一家中国国有企业正在对存在激烈争议的南海的一个港口进行改造 不远处,主要由一家中国的政府银行提供资金的铁路网正在建设中,以便提升从一条新的丝绸之路输送中国商品的速度一个中国的房地产商正在建造四座人工岛,它们可能会成为近75万人的家,楼盘在大举向中国人推销自己 这些项目都位于马来西亚,这个东南亚民主国家处在中国争取全球影响力的核心位置 但曾在吸引中国投资方面领先的马来西亚,现在又处在一个新现象的前沿:随着许多国家担忧既不可行也不必要的项目——它们仅对中国具有战略价值,或者用来支持对其友善的铁腕领导人——导致自己的债务不堪重负,它开始对中国做出反击 马来西亚的新任领导人马哈蒂尔·穆罕默德(Mahathir Mohamad)周二结束了为期五天的北京之行,他此行的目的是让它的国家从2500亿美元的负债中解脱出来,其中一些债务是欠中国企业的他在与中方官员的会面和公开评论中传达的信息都很明确 “我们不希望发生因为贫困国家无法与富裕国家竞争而出现一种新型殖民主义的情况,”马哈蒂尔周一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同中国总理李克强会面之后说 一段时间里,中国的讨好策略在马来西亚发挥了功效通过轻松获得的贷款和装点门面的工程,它成功赢得了马哈蒂尔的前任纳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的好感,确保了在其宏大目标中具有战略价值的交易 但在今年5月,腐败丑闻缠身的纳吉布被不满的选民赶下了台,其中一些丑闻涉及中国在马来西亚最引人瞩目的投资交易 现年93岁的马哈蒂尔当选总理,他的任务包括让国家摆脱沉重的债务 从斯里兰卡和吉布提到缅甸和黑山,中国巨大的基础设施注资行动“一带一路”倡议的许多资金接受方发现,中国的投资有着不那么美妙的附带物,包括不公开的竞标过程导致注水合同,以及中国劳动力的涌入对本地工人形成冲击 马来西亚的新任领导人马哈蒂尔·穆罕默德要让它的国家从2500亿美元的负债中解脱出来,其中一些债务是欠中国企业的 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马六甲皇京港的屋顶花园酒吧 Lauren DeCicc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外界越来越担心,随着美国在发展中国家间的影响消退,中国通过海外撒钱的方式,在世界上一些最具战略意义的地方获得立足点,甚至可能故意诱使一些脆弱的国家陷入债务陷阱,从而增加中国的优势 由于有人指责纳吉布政府故意与中国签署不良协议,以帮助一个深受贪污丑闻困扰的国家投资基金摆脱困境,并为他继续掌权提供资金,马哈蒂尔政府暂停了两个与中国有关的大型项目 即将被砍掉的还有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斥资134亿美元修建东海岸衔接铁道的合同,以及中国一家能源巨头的25亿美元天然气管道建设项目合同 “中国人一定在想,‘我们可以在这里捡到便宜’,”马来西亚政治经济学家许幼玲说,她研究中国在东南亚的投资“他们有足够的长期资本来打持久战,等马来西亚当地人过度扩张、力不从心,然后进来为中国拿走所有的产权” 五角大楼上周发布的一份报告称,“一带一路”计划旨在发展其他国家与中国的牢固经济关系,塑造他们的利益,令其与中国保持一致,并遏制在敏感问题上中国受到的对抗或批评 报告称,与“一带一路”合作的国家可能会形成对中国资本的经济依赖,而中国可以利用这一点来实现自己的利益 马来西亚新任财政部长林冠英(Lim Guan Eng)用斯里兰卡举例一个由中国国有企业建造的深水港并未为该国吸引到多少业务,而这个负债累累的南亚岛国被迫向中国提供了一份为期99年的租约,包括港口及其附近的土地,使中国在其最繁忙的航道附近拥有了一个前哨基地 “我们不希望出现斯里兰卡这样的情况——他们付不起钱,而中国最终接手了项目,”林冠英说 在最近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马哈蒂尔明确表达了他对中国战略的看法 “他们知道,当他们把大笔资金借给一个贫穷的国家时,最终他们可能不得不自己承担这个项目,”他说 “中国非常清楚,过去西方势力曾将不平等条约强加给中国,”马哈蒂尔提起中国在鸦片战争失败后不得不做出的让步“所以中国应该同情我们他们知道我们负担不起” 战略位置 马中关丹工业园 Lauren DeCicc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长期以来,因为其相对较小的国土规模和与之不相称的地缘政治重要性,马来西亚一直被视为帝国必争之地葡萄牙人、荷兰人和英国人蜂拥而至,渴望控制连接太平洋和印度洋的支点中国是尝试在这里分一杯羹的最新势力 坐落在南海沿岸的马来西亚城市关丹向来不是热点地区但后来,中国开始在其在南海的领土诉求上增加军事分量包括马来西亚在内的其他5个国家的政府也在这一地区提出了不同的主张 五年前,中国资金开始涌入关丹广西北部湾国际港务集团是来自中国一个不太出名的自治区的国有企业,它赢得了马来西亚政府支持的一项建设深水码头和工业园的合同按计划,这个工业园附近将有一个东海岸衔接铁道的车站这一铁道的主要出资方是中国进出口银行,一家政府机构 2013年,纳吉布主持了马中关丹工业园(Malaysia-China Kuantan Industrial Park)的正式开工仪式,他赞美这是一个有着全球意义的工程 “在全球贸易平衡向亚洲的方向倾斜的时候,中国和马来西亚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他说“在经济合作和外交方面,我自豪地说,马来西亚走在了前面” 不过,关丹的居民长期以来一直担心,自己的城市可能会背上“白象”项目的包袱 “我们欢迎外国的投资开发,但对我们将不得不付出的巨大代价,我们有疑问,”马来西亚新执政联盟的关丹议员傅芝雅·沙烈(Fuziah Salleh)说“谁是所有这些资金的真正受益者是马来西亚人还是中国人” “我担心我们的主权已经被出卖了,”傅芝雅说 不过,马哈蒂尔并不反对与超级大国对抗他曾在1981年至2003年间曾担任过马来西亚总理那时,他抨击过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认为它们企图阻碍包括马来西亚在内的发展中国家的发展 “马哈蒂尔认为,中国是一种能够控制马来西亚等经济体的霸权力量,”马来亚大学(University of Malaya)政治经济学家埃德蒙·特伦斯·戈麦斯(Edmund Terence Gomez)说“马哈蒂尔总是对强大的势力感到担心以前是美国,现在是中国” 马哈蒂尔政府掌权刚刚100多天马来西亚官员说,他们已经在这段时间里发现了,在价格虚高的中国承建合同中,有数十亿美元被用于偿还与马来西亚国家投资基金有关的债务,该基金是导致纳吉布下台的贿赂丑闻的核心 关丹一个深水港的建设工地 Lauren DeCicc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马来西亚前总理纳吉布·拉扎克上月因腐败指控被捕后抵达吉隆坡法庭 Fazry Ismail/EPA, via Shutterstock 美国财政部已指控纳吉布及其家人和朋友从“一马基金”(1 Malaysia Development Berhad,简称1MDB)中搜刮了数十亿美元的钱财当这个负债累累的基金廉价变卖资产时,中国的两家国有巨头——中国通用核电公司和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开始涉入,引发了外界对中国政府乐于让资金紧张的纳吉布政府维持下去的猜测 在选举结束后的一次采访中,马哈蒂尔坐在办公桌后,指着面前的一堆文件说,这些是来自一家马来西亚建筑公司的方案书中,其中包含的证据表明:东海岸衔接铁道项目本可由一家马来西亚公司承建,而且造价会比中国交通建设公司拿下的134亿美元的合同要低一半还多,中国交通建设公司是一家中国国有企业,在海外有广泛的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该铁路合同的竞标过程不是公开的 上周,财政部长林冠英对议会表示,马来西亚承担不起铁路的运营费用,更不用说铁路的基本建设费用了据他估计,这条铁路的基建费接近200亿美元,而不是134亿美元 中国交通建设公司及其马来西亚合作伙伴均未回复置评请求 “看来并不是所有的钱都用在建设这条铁路线上了,”马哈蒂尔在谈到东海岸衔接铁道项目时说,“很可能的是钱已经被偷走了” 马来西亚调查人员正在调查,纳吉布继子的同伙是否促成了这笔铁路协议,以减轻一马公司(1MDB)的债务负担,或为纳吉布竞选连任提供资金 美国财政部认为,下发了逮捕令的涉案者、流亡的金融人士刘特佐(Jho Low)是一马公司丑闻中的主要代理人马哈蒂尔访华前夕,马来西亚财政部官员表示,他们相信刘特佐一直躲在中国 马来西亚新政府——它把自1957年独立以来,一直以这种或那种形式统治该国的联盟赶下台——也在审查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的子公司在马来西亚建设能源管道的25亿美元交易林冠英说,他上任后发现马来西亚政府已经为该项目支付了20多亿美元 其中是有问题的“根据我们的了解,”林冠英说,“建筑工作完全没有进展” 建立大港口 虽然中国资金在拯救纳吉布负债政府方面的作用受到了最多的关注,但另一个中国大型项目就北京的地缘政治目标提出了更为尖锐的问题 马来西亚城市马六甲曾经是香料和珍宝从亚洲流向欧洲的的通道以该城市命名的海峡仍然是亚洲大部分海运贸易,以及中国大部分石油进口的渠道 但马六甲港口在几个世纪前淤塞了,现在已成为“一潭死水”相反,位于马六甲海峡南端的新加坡一带成了世界上最繁忙的转运枢纽 由中国的一家大型公用事业公司——中国电力建设集团和两家中国港口开发商支持的价值100亿美元的开发项目,将推动马六甲重获全球重要地位,成为从上海延伸至鹿特丹的海上贸易航线中的重要一站 该项目名为马六甲皇京港,其计划包括三个人工岛屿和扩建一个天然岛屿,其中将有工业园区、邮轮码头、主题公园、码头、离岸金融中心和自封的七星级酒店 而且还会有一个新的深水港口,其泊位足够容纳一艘航空母舰港口运营商获得了深水码头的99年租约,而不是更常见的30年时间 马六甲皇京港的当地合作伙伴是KAJ开发公司,该公司之前的业绩包括建设当地的动物园和鸟类公园 在马六甲皇京港入口附近一个扫马路的工人 Lauren DeCicc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马六甲,中国游客在“我爱马六甲”的牌子前摆姿势拍照 Lauren DeCicc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一家鲜为人知的公司竟然能与中国公司合作改造这样一个战略性地点,当地人为此对KAJ的领导者和纳吉布的政党机器之间的密切联系议论纷纷该公司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我们对这个项目有很多疑问,但没有答案,”来自马六甲的前议员沈同钦(Sim Tong Him)说“KAJ是怎么拿到合同的如果马来西亚方面无法支付,可能会发生什么中国人对此遮遮掩掩这让我们很不舒服” 马六甲州新任首席部长承诺,将对整个项目的可行性进行调查,包括为什么一个岛上的土地可以作为永久产权出售给中国国有企业 马六甲皇京港是否有必要,这一点从来不是太清楚,至少对当地人来说是这样毕竟,附近的新加坡港口不太可能因此而黯然失色马来西亚已经在扩大其他港口,即使许多港口的运力不足 “我们非常担心,因为首先我们不需要任何额外的港口,”马哈蒂尔谈到马六甲项目时说 “我们不必依赖外国人来建设,”他补充说“当他们建造港口时,使用外国劳工和外国材料我们得到了什么什么也没有” 但是,北京已在整个印度洋都资助港口建设,这一战略被称为珍珠链军事专家提出,这些港口有一天可能会迎接中国军舰和潜艇 “看看地图,就可以看出中国正在部署港口和投资的地方,从缅甸到巴基斯坦、再到斯里兰卡、再到吉布提,”马来西亚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Liew Chin Tong)说“对所有这些地方都至关重要的地方是哪里正是我们小小的马来西亚和马六甲海峡” 在纳吉布的领导下,马来西亚与中国进行了联合军事演习,并允许中国攻击潜艇在港口停靠马哈蒂尔改变了方针 “我公开表示,我们不希望在马六甲海峡或南海看到有战舰出没,”他说 梦之城 森林城市的展示厅 Lauren DeCicc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森林城市”——这是在马来半岛尾端正在建设中的一座都市,一名导游抬头望向一堆屏幕,上面展示着中国最新的面部识别技术,然后竭力向一群来自中国北方某煤炭城市的潜在投资者进行宣传 他用普通话说,森林城市是南海的一颗明珠 最棒的地方在于,他说,从豪华公寓的布局到中文标识,这座城市中的一切都是为中国客户设计的 这个开发项目——四个人工岛屿,占地约8平方英里(约合20平方公里),能够容纳约70万人——是中国最大的私营房地产开发商碧桂园的设想,该公司与一家投资主体进行合作,后者最大的股东是当地苏丹 在售楼处,一块电子屏在展示森林城市的“战略地位”,并且将其置于北京“一带一路”倡议项目地图的中心 “我们做的事会改变世界版图,”销售宣传语写道 森林城市海滩上的陶瓷海狮 Lauren DeCicc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不同于其他项目,在对一个中国的私人房地产开发商以某种方法秘密筹划重塑马来西亚微妙民族平衡的怀疑中,森林城市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当地人改变了对中国资金的态度 “这不是中国投资,而是殖民,”马哈蒂尔在竞选期间曾如此表示,他经常把森林城市作为发泄怒气的对象 森林城市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在马来西亚部署战舰的战略,也没有被视为北京为一位挥霍无度的腐败领导人提供资金的方式对普通马来西亚人来说,这个项目代表的是某种更加令人警觉的事情——四座人工岛屿,中国人能随心所欲地生活在上面,并在此过程中削弱马来西亚的国族身份 尽管马来西亚人大部分都是马来穆斯林,但这个国家第二大民族则是华人,紧随其后的是印度裔许多华人在殖民时期移民到了马来西亚,英国人给他们优待的感觉直至今日仍然仍在 在马哈蒂尔担任总理的第一个任期内,平权行动计划获得了全力支持,该行动确保了马来人和原住民与马来华人相比,能占据优势 在这一背景下,新一波华人移民的未来——即使他们只是部分时间来这里的“太阳鸟族”——在马来西亚也是具有政治敏感性的 但如果这一浪潮不会实现呢中国的资本控制让中国人拿钱去海外买房变得更难了,这让那些森林城市会讲普通话的销售人员感到担忧如果不是中国人,谁会花钱买这些比当地房价贵得多的共管公寓呢 “我们都希望森林城市能成功,因为我们可承担不起它失败、成为鬼城的损失,”议会成员、民主行动党(Democratic Action Party)的黄书琪表示,该党为执政联盟的一部分 “现实是,我们希望出现的最佳情况是中国在马来西亚做出让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