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绝望和自怜中,孤独的朴槿惠等待命运判决

点击量:   时间:2017-10-02 01:12:25

韩国首尔——随着抗议的规模越来越大、声音越来越响、距离越来越近,自己的事业、声誉和总统职位不可阻挡地向周五的弹劾投票迈进,韩国总统朴槿惠(Park Geun-hye)大部分时候都远离公众视线,陷入自怜和绝望,基本上都是一人独处 助手称,隐居在总统官邸青瓦台的她几乎没有访客如同希腊悲剧的造化弄人一样,那里也是她童年的家 64岁的她至今未婚未育,与弟弟妹妹疏远多年在现已威胁其总统职位的腐败和以权谋私丑闻中,她最信任的三名助手被免职,其中一人入狱而她最亲密的知己崔顺实(Choi Soon-sil),也关在狱中 朴槿惠已不再参加内阁和青瓦台工作会议在一次公开道歉中,她说自己很沮丧,“无数个夜里”失眠,并且有时会后悔当总统 “她明显变得憔悴了,”朴槿惠所在的执政党新国家党(Saenuri)议会党团主席郑镇硕(Chung Jin-suk)说他周二去青瓦台看望了朴槿惠“她好几次说自己愧对我们的议员” 在这起丑闻中,朴槿惠被指与崔顺实合谋从大公司敲诈数千万美元,并协助没有官职的崔顺实暗中操纵政府事务自丑闻10月开始进入公众视线以来,朴槿惠甚少出现在公共场合 她最后一次会见外宾是11月10日接待来自哈萨克斯坦的总统代表团同一天,她和美国候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通了电话 她三次在电视上道歉,每次的时间都只有几分钟有时,她情绪激动,声音哽塞“我感到心碎,”她说,“因为我觉得即使道100次歉,也无法消除民众的深深失望和愤怒” 据说,她听到了每周要求她下台的抗议声抗议的规模已经从六周前首尔市中心的2万人,发展到了上周六的大约170万人他们来到离她的住地几百英尺的地方高喊,“把她赶走!” “总统听到了民众的声音,心情沉重,”朴槿惠的发言人郑然国(Jung Youn-kuk)在一场抗议结束后说但他未明确表示朴槿惠是透过窗户听到抗议呼声的,还是像韩国一家新闻机构报道的那样,在电视上看到的 除此之外,她的助手拒绝讨论她这些天的日常生活和心情,只说她很重视这场危机,正在全力应对 周六,大约170万人在首尔市中心抗议,要求朴槿惠下台 Kim Hong-Ji/Reuters 他们说她上月邀请数位基督教领袖和一位佛教高僧上门,听取他们就这场危机的看法她的办公室未透露他们对她说了什么,但表示那位高僧引用了佛教经文,说“落花结果” 对很多韩国人来说,这朵花已经凋落了随着朴槿惠的支持率暴跌,韩国全国各地的店家都取下了他们曾经自豪地挂在墙上的朴槿惠照片 对朴槿惠来说,青瓦台本身就充满了回忆 她第一次搬进那里才9岁当时,她的父亲、身为少将的朴正熙(Park Chung-hee)在1961年的一场军事政变中夺权22岁时,当她的母亲在一场针对她父亲的暗杀行动中去世后,她成了父亲的代理第一夫人1979年,当她父亲在一片反独裁抗议中遇刺身亡后,她离开了这座总统官邸,直到2013年以总统的身份回归 在这中间,她在首尔南部的一栋房子里过着隐居生活房子里张贴着离世父母的照片,摆放着他们的遗物 “她的家就是像一个朴正熙博物馆,”韩国报纸《中央日报》(JoongAng Ilbo)的主笔崔尚勇(Choi Sang-yeon,音)最近写到自己十年前去那里的经历时说“看上去她的时钟好像停在了70年代,她把大量时间用在和去世的父亲交流上” 崔尚勇说那里的气氛“沉重、悲观” 一张未注明日期的照片中的朴槿惠(后排),和父母及弟弟妹妹她没有丈夫,也没有孩子她的父母皆遇刺身亡,跟弟弟妹妹疏远多年 Yonhap, via Reuters 在1993年的回忆录《如果我生在普通家庭会怎样》(What If I Were Born in an Ordinary Family)中,朴槿惠写到家族历史悲剧和自己的悲伤时说:“在我的一生中,愉快的时光从未超过痛苦的时光” 最终,隐居生活可能为朴槿惠的政治溃败埋下了伏笔 她曾说自己晚上经常一个人看政府报告她避免和高级助手举行一对一的会议她的前厨师对韩国一家杂志表示,她常常一个人吃饭,一边吃一边看电视 她还说自己切断了与弟弟和妹妹的联系,为的是防止裙带关系,多位韩国前总统都是毁在这个上面她养了两只狗,都是白色的珍岛犬这是一个韩国品种,因忠诚而备受珍爱 这些年里,她信任的朋友和顾问一直是崔顺实在他父亲还在位时,崔顺实的家人便和她成为了朋友 朴槿惠说,担任总统后她仍依靠崔顺实负责自己的服装和其他私事 检方称崔顺实所做的远不仅限于此,并已对她提出敲诈勒索和其他指控尽管朴槿惠在职期间不会受到指控,但控告崔顺实的起诉书确认朴槿惠是共犯,这对韩国总统来说属于首次 道歉时,一脸严肃的朴槿惠称无法原谅自己放松了对崔顺实的警惕说到崔顺实时,她说对方在她“孤独”和“困难的时期”帮助了她但她不承认自己有违法行为 到如今,韩国鲜有信任她的人民调显示,她已经成了自韩国80年代末民主化以来最不受欢迎的总统 她试图通过约见大使和内阁副部长,来让自己四面受敌的政府恢复一切正常的样子她领导的政府还在继续推动与日本签订一项有争议的军事情报共享协定 大概一切都太微不足道、都为时已晚最近一个周六,青瓦台外面的人群几乎没有表现出同情 “如果你这么孤独,”一些人高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