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亚洲时尚男刊逆势壮大

点击量:   时间:2018-03-02 15:02:33

欧洲最热时装,最新的奢华配饰新闻,成功故事与护肤报道如果你觉得这听起来像是女性杂志的内容,那你一定没有读过香港版的《Elle Men》(Elle男士)杂志,登上这本杂志11月刊封面的是亚洲男星李治廷(Aarif Rahman) 在全世界传统纸媒均面临来自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前所未有竞争的时刻,亚洲出版商们似乎发现了一处新的金矿:时尚男刊 这个新物种包括顶级时装与光鲜的生活方式,其中许多是由著名女性杂志品牌衍生而来据报道,时尚男刊已大大超出了传统的以男性为目标读者的期刊类出版物:商业、汽车、以及情色杂志 从发行角度看,时尚男刊的目标读者是那些已经准备好花钱让自己从外表到内在都更光鲜的男性,且这个群体正在不断扩大在广告上看,有实力的客户,比如制表、时装巨头与化妆品公司都对在版面上进行广告投放充满兴趣 9月,香港版《Elle Men》由南华早报赫斯特出版集团推出,官方发行量为4万本(发行量通常以年计算——译注),根据他们的宣传资料,其目标读者为25到35岁之间的“创意人群” 它的先行者是《睿士》中国内地版《Elle Men》,2011年创刊,迄今已在内地主要城市例如北京、上海拥有超过10万读者群(大部分同一品牌的国际版本直接使用该品牌的原名在本国发行,但在中国内地会以中文名字发行——译注) (同年11月,第三个亚洲版本的《Elle Men》将在曼谷发行) “在中国,《睿士》还推出了iPad杂志,会每日更新的app和信用卡,”赫斯特中国区经理和出版人Dodo Yeung介绍道,“在市场的多年经验告诉我们,《Elle》不仅仅是一本女性杂志,更是一个品牌,而《Elle Men》具有同样的品牌DNA:风范、睿智和魅力” 另一本著名的女性杂志《哈泼时尚》(Harper’s Bazaar),在拥有香港和中国内地版本后,又在内地推出了《芭莎男士》(Bazaar Men’s Style),以更先锋的时尚内容为主,例如会邀请吉勒斯·齐默曼(Gilles-Marie Zimmermann)和弗雷德里克·阿伦达(Frederic Aranda)这样的顶级摄影师拍摄时装大片 所有的中国杂志都在关注全世界迅速增长的中产阶级,为其提供时装、美容与科技方面的资讯 根据Dodo Yeung的介绍,赫斯特的市场调查显示,中国年轻的男性专业人士大约会将收入的75%用于时尚与奢侈品消费47%的读者年收入为2万人民币,相当于3284美元;而22%的年薪超过5万人民币根据杨女士的说法,《睿士》的广告客户将会被那些向往成功与社会地位的读者所认识 《Elle Men》香港与中国内地版本在国际上的竞争对手包括传统的老牌时尚男刊品牌,如中国内地版《GQ智族》与香港版《Esquire君子》杂志 由南华传媒集团发行了25年的《Esquire君子》香港版,现在由南华早报赫斯特出版集团合资出版明年1月刊(2014年1月刊)的预计发行量是4万本 不甘落后的南华传媒集团下的旗舰女刊《Jessica》,也在酝酿他们自己的男刊《Jmen》有传闻宣传该集团已准备好在香港推出他们对阵《君子Esquire》的竞争品牌,一本针对更成熟男性读者的杂志 南华传媒集团发行总监约瑟芬·陈(Josephine Chan)称,来自广告客户的需求让他们有信心同时出版两本主打男性时装与生活方式内容的杂志 “我们的广告客户非常希望在世界一流的出版物上投放广告,例如《Elle》和《君子Esquire》,”她说,“中国男性曾经被认为是不注重外表的,但再也不是这样了男人有了足够的收入来享受生活,并且强烈地希望表达自己我们正在见证时装、腕表、美容与健身方面的广告增长男人已经像女人一样在购买护肤产品并且会去做美容” 拥有大约700万人口的香港也同时拥有亚洲最有活力和竞争力的媒体产业然而已经在杂志出版业工作了超过20年的陈女士认为,不是每条西方男性杂志的成功法则在香港都能行得通 例如,《Maxim》曾在2000年进入香港,但两年后即停刊 “《Maxim》杂志的内容,尽管非常受读者欢迎,对广告客户来说却过于超前,并且与他们想要建立的品牌形象不符,”她说,同时提到《Elle Men》和《君子Esquire》会继续主打个人发展与奢侈品的内容,报道商界领袖人物与男性名流明星,而不是性感小女明星 《芭莎男士》2013年10月刊,封面明星佟大为 Courtesy of Tong Dawei 在中国内地,因所有出版物均会受到审查,《芭莎男士》走得小心翼翼 “我们的内容大部分集中于时装与商业,不涉及健康、性或政治,”《芭莎男士》时装总监陈博说这本杂志由赫斯特与时尚传媒集团合作出版“《芭莎男士》9年前作为《时尚芭莎》的别册第一次推出明年之前,我们会一个月出版两本男刊:《芭莎男士风尚》(Bazaar Men Style)与《芭莎男士商业》(Bazaar Men Business),后者将致力于帮助年轻的专业人士穿得更时尚更成熟” 奢侈品牌例如卡地亚(Cartier)曾说过,他们在通过中国的时尚男刊培养自己正在迅猛崛起的目标消费群体 “杂志仍然是(品牌)与消费者交流的最主要渠道之一,与此同时数字化也正成为重要的切入点,耐吉尔·卢克(Nigel Luk), 卡地亚北亚地区总经理说这些品牌的明星产品经常在杂志上植入,例如成功男士佩戴最新款的天价腕表这样的大片中 另一个在中国内地与香港杂志中常见的为广告客户服务的标题是“品牌故事”,或是一个为奢侈品与时尚企业量身定制的讲述品牌历史的文章“中国的消费者越来越成熟,他们想知道品牌的历史、传承与工艺,”卢克说 杂志热潮不仅仅发生在大中华区 在新加坡与马来西亚,本土时尚男刊,Mongoose出版集团位于吉隆坡的亚洲分公司旗下拥有《Rake》和《August Man》,与《Esquire》并驾齐驱 “我们是一本以内容阅读为主的杂志,由大量真实故事与图片报道组成,但我们必须开辟时尚与生活方式版块,”新加坡版《Esquire》的山姆·科尔曼(Sam Coleman)称,从2012年创刊他便担任此杂志的主编职位“我们90%的封面人物为一线国际明星,另外10%是本土名人” 尽管Mongoose集团已经宣布他们会在3个月内发行马来西亚版《Elle》杂志,但尚未对发行《Elle Men》有计划格拉汉姆·帕灵(Graham Paling),该集团执行总裁认为:“我们希望集中做好当下手头的工作,当然Mongoose不会放弃任何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