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硝烟散去,文艺在贝尔格莱德复兴

点击量:   时间:2018-02-02 12:27:36

欧洲最早的一座全国现代艺术博物馆,隐蔽在萨瓦河(Sava River )与多瑙河(Danube)汇合处一片狭长的密林公园地带,处于年久失修的状态这栋铺着玻璃屋顶的建筑建于1965年,馆内曾展出过米罗(Miró)、恩斯特(Ernst)、劳申贝格(Rauschenberg)、霍克尼(Hockney)和其他艺术家的作品;但是过去六年来,这座博物馆一直空置着,因为政府用于翻修此地的财政拨款几近干涸 约万·耶洛瓦茨(Jovan Jelovac)是每年六月在贝尔格莱德(Belgrade)召开的为期一周的设计峰会背后的策划者如今,他已把这栋早已荒废的多层空间征用为其总部,用来举办一系列展览、派对和演示活动在这个夏日的下午,漫步在一群时尚的来客之间,耶洛瓦茨飞快地说出自己仰慕的“塑造之神”,从欧仁·尤内斯库(Eugène Ionesco)到费德里柯·费里尼 (Federico Fellini),从巴克敏斯特·富勒(Buckminster Fuller )到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都被他一一列举但他心目中真正的缪斯,似乎还是贝尔格莱德这座城市本身 贝尔格莱德设计周的创办者约万·耶洛瓦茨在当代艺术博物馆 DANILO SCARPATI 耶洛瓦茨不知疲倦地宣传着他的家乡他既是全球公关,又是文化倡导者,还是大权在握的决策人(triage nurse,本意为“分诊护士”,根据病情决定谁先接受治疗的护士——译注)他有一支全部由女性组成的助理团队——他称之为“超级模特和卡波耶拉斗士(capoeira,一套隐藏着格斗术的舞蹈,是南美殖民地国家受剥削者反抗统治者的一种手段——译注)转变而成的国际设计艺术狂热分子”在她们的协助下,他周游了全世界,一路追踪着洛斯·拉古路夫(Ross Lovegrove)、西门·德·普利(Simon de Pury)、雅克·赫尔佐格(Jacques Herzog)、皮埃尔·德·默隆(Pierre de Meuron)和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这些人,请他们来到自己每年举办的专题研讨会上发言2006年,卡里姆·拉希德(Karim Rashid )来参加会议之后,设计了一家咖啡馆,又给这座城市的“莫扎特赌场”(Mozzart Casino)做了一次令人心醉神迷的重新装修,还开了一家旗舰精品店,甚至,娶了一位当地女人 虽然那些处于后集体主义时期的国家首都,常常以一种爆发般炫目的方式重新定义他们自己(比如90年代的莫斯科),但是在这里,社会主义的终结——自铁托(Tito)于1980年逝世开始,接着是1992年的南斯拉夫暴乱和巴尔干半岛冲突,这些事件,使得该地区内的千百万民众流离失所,也导致文化与设计艺术的发展陷入停顿 建于1906年的莫斯科酒店是贝尔格莱德的第一个大饭店 DANILO SCARPATI 然而,时值2000年前后,当这座城市的居民终于从恐怖的恶梦中醒来,他们发现自己猛然闯入了信息时代的中心,只要连上网络,任何人都可获取来自全球各地的、有关审美及其它方面的思维理念实际上,在这种见证了如此多斗争与冲突的文明当中,再造,已被视为一种与生俱来的权利 今天,随着贝尔格莱德人有意要把他们的家园转变为一座具有潮流与设计品位的城市,这里的空气中都弥漫着一种可以切实感受到的能量 过去几年里,已有外来投资陆续注入,启动了一系列让人惊叹的国际项目不久之后,这些项目将会重塑贝尔格莱德的城市天际线没有人比耶洛瓦茨更兴奋了“我们正在为21世纪重新定义自己,”他说,同时列举了阿达大桥(Ada Bridge)为证,还提及几个悬而未决的项目,即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在具有历史意义的多科尔区(Dorcol area)设计的一栋造型夸张、怪异的商住综合型建筑,藤本壮介(Sou Fujimoto)在萨瓦马拉(Savamala)街区设计的螺旋形建筑,以及沃尔夫冈·查佩尔(Wolfgang Tschapeller)在新贝尔格莱德(New Belgrade)设计的那栋令人惊诧的科学促进中心 一个俯瞰萨瓦马拉街区的老城区公园 DANILO SCARPATI 与此同时,阿拉伯联合酋长国(United Arab Emirates)的政府已经同意,对当地的农业与银行业投资数亿美元,还有传言说,他们看上了已经成为废墟的国防部,有意在那里兴建一座酒店 而就本土范畴而言,一个由年轻设计师们发起创建的“贝尔格莱德设计区”(Belgrade Design District)正在冉冉升起他们把一座废弃的百货大楼重塑成了本地时尚品牌的展示平台还有鲍里斯·伊万诺维奇(Boris Ivanovic),一位从企业家转型而成的设计爱好者他已将其在宽带业务中获得的财富,投入了他所热爱的“动能艺术”(the Art of Kinetik),一个与奢华快艇有关的项目“这是又一个具有天才创意的项目只不过它还在开发过程中,有些粗糙,”他解释道,“我们将会提供必要的环境,把它发展成一个成熟完善的产品” 由Beetroot设计小组创作的装置“希腊怪物”于贝尔格莱德设计周期间在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出 这座城市对优雅的品味,从许多拔地而起的新建精品酒店中即可一目了然最让人惊叹的是于2011年开业的“第九广场”(Square Nine),一个投资4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44亿元)的项目它由科斯蒂克(Kostic)兄弟内纳德(Nenad)和内博伊沙(Nebojsa)建造,设计者则是来自圣保罗(São Paulo)的建筑设计师伊赛·文斐尔德(Isay Weinfeld)这位设计师构思了一个非常漂亮的现代化建筑立面,并在内部装饰中运用了大量巴西木材科斯蒂克两兄弟在房间里摆上中世纪丹麦、斯堪的纳维亚和美洲的家具,并给餐厅配备了相当于伦敦克拉里奇(Claridge)五星级酒店水平的厨师及酒吧招待 在这样一座数年来多次被夷为平地的首都,设计思维更趋向于往前看而非追溯旧制,这就使得科斯蒂克兄弟为该项目注入的那种优雅复古的招摇感更显惊人“这里的人在抹杀历史,他们想要新东西”内博伊沙说 阿达大桥横跨萨瓦河,并把贝尔格莱德老城和新城连接起来 DANILO SCARPATI 正是这种趋势,也使得传统家庭风格的餐馆被更加时尚的地方取代,那里可以提供更加国际化的餐饮在贝尔格莱德最时尚的餐馆Dijagonala 2.0里,一位最近在雷内·雷哲毕(Rene Redzepi)称赞过的哥本哈根餐厅Noma里干过活的主厨,端上了几盘烟熏小牛心生切片,还有对虾与龙虾肉的香肠餐厅的老板是从摇滚明星转型为设计师的亚历山大·罗迪奇(Aleksandar Rodic)他已经在一间巨大的河畔仓库Beton Hala里开了两家大排档餐馆一家是提供现代意大利餐饮的Comunale,另一家是菜单颇具泰国味道的爵士酒吧兼餐馆Iguana 几小时后,这帮时髦的人一路来到萨瓦马拉这是一处历史悠久的街区,也是一群波斯尼亚塞尔维亚人(Bosnian Serb)在1914年策划暗杀弗朗茨·斐迪南大公(Archduke Franz Ferdinand)(即著名的“萨拉热窝事件”——译注)的地点这里已被重塑为这座城市最新的夜生活区“我们经历了太多坎坷,”内纳德·科斯蒂克说,“生活在战火当中,会让你格外欣赏事物昙花一现的美好这里的人只活在当下他们很会享受” 开在萨瓦河畔一个仓库中的意大利餐厅Comunale DANILO SCARPATI 但他们对于把贝尔格莱德变成一座时尚、繁荣的都市,态度也是很认真的“新一代的人对创新和改变抱有极其开放的态度,”耶洛瓦茨坐在马楚拉(Macura)博物馆的花园里,发表着自己的观点这是一栋朴素的黑色立方体建筑,坐落在城市外围作为塞尔维亚数十年来修建的第一座艺术博物馆,这里存放着全巴尔干半岛规模最大的东欧先锋艺术私人藏品 “我们正在经历一股艺术精神的大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