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时尚又环保,街头鸟儿也能住进现代化豪宅

点击量:   时间:2017-09-03 07:11:16

上个月(6月——译注),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一位自称“当代鸟类建筑师”的艺术家在苏豪区(SoHo)一家空荡荡的店面前现身他爬上一把伸缩梯,开始为新设计丈量尺寸那或许就将是他的下一个鸟巢大小的“杰作” 他谨慎地提前到达了几分钟只见他穿着深色工装裤,推着一个手推车,上面装着伸缩梯和其他工具然后他戴上一顶白色安全帽,挂上工具腰带,并穿上一件橙色的反光安全背心“一般情况下,我走到哪儿都会穿着制服”在谈及他为何穿得像一名城市工人时,他这样说,通过这一策略,他在进行一些理论上属于非法的事情时,才不会被阻止“但是我不太受得了那种闷热的感觉” 鸽子们没有注意到他警察也没有 这位艺术家用“XAM”这个名字替代自己的真名(他同意接受采访的条件就是,我们也使用这个名字)他从事街头艺术已有三年时间,目前的作品形式是鸟舍或许这个定义还有点不够全面,事实上,这些建筑物是“鸟类的功能性庇护所”许多鸟舍都有拼接的折角、紫色的伪装涂料,以及诸如被动通风系统、绿植屋顶、重力喂食器和吸引小虫子的太阳能LED灯等诸多特征 XAM拿着一个做好的鸟舍,鸟舍屋顶上有多肉植物和小型碟形卫星天线 Robert Wrigh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作为对次贷危机的一种回应,一些鸟舍入口处的洞上还被印有“银行收回”或者“止赎收回”的小标签贴满还有许多鸟舍的房顶架设着(不工作的)卫星天线锅 而被XAM自称为“城市栖息地工程”(The Urban Habitat project)的这份工作,是纽约新博物馆(New Museum)五月举办的“理想城市节”(Idea City Festival)活动的一部分他所创作的鸟舍也在纽约东村(East Village)的多里·格雷画廊(Dorian Grey Gallery)展出新的装置也不断在诸如纽约、洛杉矶和墨西哥城这样的城市里突然涌现出来 画廊的主人克里斯托弗·普西(Christopher Pusey)说,这种将形式与功能结合在一起的鸟舍,与他在街头碰到的大部分短命的街头艺术创作迥然不同“如此精密的结构,令我非常震惊,”普西说,“它们以一种很具创意的方式,展现出巧妙的特征” 然而,鸟舍并不是要留在室内的白色墙壁上,而是要挂到街头去自2010年以来,XAM安装了100多个鸟舍,从布鲁克林区的布什维克(Bushwick),到洛杉矶的博伊尔高地(Boyle Heights)当然,在那些居民追捧街头艺术的社区里,同样勇猛的都市鸟族就鲜有入住机会了 一个背靠着标志牌的鸟舍 XAM “在洛杉矶有一块我特别喜欢的区域,位于市中心附近,是一个很工业化的地方”XAM说,“我多次回到那里,看到我建的小房子还在原处如果我在威廉斯堡(Williamsburg)安装这么一个鸟舍,第二天准没了” XAM今年30岁,和太太一起住在贝德福德-史岱文森(Bedford-Stuyvesant),是一位有着特殊背景的街头艺术家他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圣芭芭拉市(Santa Barbara)长大,在芝加哥艺术学院学习了建筑和设计现在,据他自称,他靠做一些奇怪的工作为生:兼职做一些楼宇的维护工作、自由平面设计师,遇上一些活动的时候,他还会去做灯光技师 他的兴趣就是拆解各种东西,好看清它们的工作原理这种兴趣引导他制作出了“另一个自己”,一个叫作“XAM”的机器人(他说这个名字里的三个字母都要大写,这样读起来就像一个缩写词,不过这几个字母实际上并不代表任何意思)机器人XAM喜欢推倒现代建筑,这是他拆解东西的方式;但他建造鸟舍,作为补偿在许多鸟舍上的紫色色块中,都能看到这个机器人身体的抽象形式 最初,XAM设计的鸟舍都是标准化的他在哪里看到不错的高大路标,就将鸟舍安在哪里他一般清晨五点半开始行动,这样就没有路人或者市政官员会注意到,有这么一位满头辫子的人在爬杆子 最初,XAM设计标准化的鸟舍他看到哪里有不错的高大街头标牌,就把鸟舍安在哪里他一般早上五点半开始行动,那时街上还没有行人和市政官员 XAM 最近,他开始在大楼外墙上使用老式L型支架或其它建筑构件,比如临时的钩子,还有因地制宜设计的鸟舍建筑工人的全套装备不仅助他完成隐秘的研究,还能增加几分戏剧效果 苏豪区的一座建筑上有条细梁,突兀地架在防火通道下方,一块“此房出租”的牌子好像确保了在此地安装鸟舍不会有什么麻烦经过丈量后,XAM就会在家用计算机程序设计鸟舍,设计好之后他会把蓝图带到一个有激光切割机的朋友那里 “做这么一块可能需要花上10个小时,”他边说,边拿起他的梯子和装备,“它们真是相当耗时耗力” 几天后,他戴着安全帽、穿着橙色马甲回到苏豪区这一次,他用背包带回一个新鸟舍这件作品简直代表了符合环保理念的现代鸟类生活的最前沿的奢华范本比如绿植屋顶和太阳能门廊灯但未刷油漆,有者壳型构造同任何一位全力以赴的建筑师一样,XAM也实验了许多新材料,在制作这个鸟舍时,他采用了纤维素板和低挥发性的密封剂他想在为整个鸟舍上漆之前,检测一下这种密封剂的性能到底如何 “在做鸟舍之前,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爱鸟人,但现在, 我正在变成一个鸟类爱好者”他说 他拨弄着太阳能灯“如果充满电,它会亮八个小时,吸引许多昆虫,”他说,“北美洲紫燕一天需要吃的昆虫重量相当于它体重的一半” 装好一个鸟舍只需要五分钟街上几乎没有人注意到,除了一个突然冲过来的人此人兴奋地认为XAM是和他们一样要在墙上涂鸦的街头艺术家 他看着XAM这身建筑工的装扮,又看看那个小装置这个人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