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继承纳粹劫掠艺术品的神秘怪人

点击量:   时间:2018-03-04 01:14:32

瓦内莎·福格特(Vanessa Voigt)专门研究那些被纳粹形容为“堕落”的艺术品,以及在“二战”期间交易这些艺术品的商人们,所以她常常思索科尼利厄斯·古利特(Cornelius Gurlitt)后来怎样了古利特是纳粹时代一个著名艺术商的儿子,一个被她视为“幽灵”的人物 去年年初,福格特终于亲眼见到了这个不断隐约出现在她研究中的神秘人物德国海关官员无意中在古利特位于慕尼黑的寓所中发现了约1280幅油画和素描,总价值可能超过10亿美元他们向福格特求助,以便弄清事情的真相 当时在场的福格特回忆说,当海关官员没收这些作品的时候,痛苦的古利特在自己本来不容侵犯的领地里不安地踱步,不断喃喃自语:“他们在夺走我的一切,”她说,“他觉得自己受了屈辱” 在周日公布的首次采访中,80岁的古利特对德国新闻杂志《明镜》(Der Spiegel)说,艺术品被没收对他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比去年他妹妹贝妮塔(Benita)因癌症去世更令他难以接受“跟我的画说再见是最痛苦的,”他说 上周古利特因心脏病去一个不知名的德国小镇看病途中,对《明镜》杂志说,他从1963年起就不看电视了,从没上过网,只跟他的画说话他把自己最钟爱的一套纸上作品放在一个小皮箱里,每晚都拿出来欣赏 在2012年2月的突袭之前,古利特严格保护自己的隐私,不给任何人开门,甚至包括燃气公司的抄表员他极少跟邻居们说话,甚至不跟他们打招呼没人见过他有什么朋友 他突然名声大噪,成为“二战”后最大的艺术宝库的持有者,这让他十分困惑“这些人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他向《明镜》的记者问道,“我只是个非常安静的人我唯一想做的事就是和我的画生活在一起” 科尼利厄斯·古利特在慕尼黑的公寓 Michaela Rehle/Reuters 的确,半个多世纪以来,古利特唯一真正的伴侣就是一大堆色彩鲜明丰富的图画,这些图画的作者包括毕加索、夏加尔、高更以及其他一些现代艺术大师他是从父亲希尔德布兰德·古利特(Hildebrand Gurlitt)那里继承这些作品的他父亲是纳粹时期一个活跃的艺术商,有犹太血统,有时曾为第三帝国服务,但是也结交纳粹不喜欢的艺术家 这些藏品十分珍贵,但是由于这个家族与纳粹的联系显得来源可疑为了保护它们,古利特过着怪异的、古鲁姆式的生活,永远生活在关闭的百叶窗后面,不仅把那些艺术品藏了起来,也把他自己藏了起来 他的世界里只有那些珍贵而不可替代的艺术品他告诉《明镜》杂志,他像孩子一样在那些画中游玩,如今为失去它们而悲痛“我一生中,从没像爱那些画那样爱过任何其他东西,”他说 他眼里含着泪水接着说道,“它们必须回到我的身边”,因为那些作品是他的家人“挽救”来的,而不是掠夺来的德国政府仍在努力确定这些收藏品的合法所有权,以及古利特是否违反任何法律 当被问及他是否爱上过什么人时,他咯咯笑道,“没有,没有” 古利特告诉《明镜》杂志,他知道关于这些作品来源的很多事情,但是他想保守这些秘密,就像保守爱情隐私一样“不幸的是,透过这些涂着颜色的纸,人们只能看见钞票,”他说 29年来,克里斯汀·艾希特(Christine Echter)一直是古利特居住的大楼的看门人她说,“他不是最近几年才变得古怪,他一直都这样”她从没见过任何人进入古利特位于六层的公寓,除了六年前在附近斯图加特市居住的妹妹来看过他 康拉德·O·伯恩海默(Konrad O. Bernheimer)是慕尼黑一位著名的艺术商他说自己从业几十年,从未见过古利特“整件事最可悲的地方在于这个人的生活,”他说,“他和这些精彩的画作一起关在黑暗之中他是一个生活在黑暗中的人,一个从不露面的幽灵” 艺术史学家福格特说,古利特的公寓不像收藏者的家“收藏者以自己的艺术品为荣,向人展示,”她说而他的家说明他“不想让世人知道那些艺术品”她说,黑暗的起居室有一种“洞穴般的”感觉 尽管与世隔绝,古利特仔细计算他的风险2010年在从瑞士回慕尼黑的火车上,海关官员质询他时,发现他携带了9000欧元,刚好略低于法定限额他在瑞士有一个银行账户,而且至少在瑞士卖过一件艺术品 不过,他过于胆怯的举止引起了人们的怀疑当调查者后来发现古利特从官方角度讲根本不存在时,更是起了疑心他不是慕尼黑的注册居民,也不在任何官方记录上 看守家族宝库似乎是古利特唯一的工作他偶尔从收藏品中选一件出售据《明镜》杂志说,这种需求在近些年显得更迫切,因为他的健康状况在变差 11月12日,科尼利厄斯·古利特走出他在慕尼黑的公寓 The New York Times 我们所知道的他最后售出的作品是2011年在科隆的一次拍卖会上售出的德国艺术家马克斯·贝克曼(Max Beckmann)的《驯狮者》(The Lion Tamer),售价为86.4万欧元,约合117万美元(含佣金)古利特同意将45%的收入交给最初拥有这件作品的一个犹太家庭 组织那次拍卖会的是科隆拍卖公司伦佩茨艺术馆(Kunsthaus Lempertz)的慕尼黑艺术专家埃玛伦蒂·巴尔曼(Emmarentia Bahlmann)她说古利特“突然打来电话”她急于看到他的藏品,于是安排在他家中会面,她说他的寓所“十分阴暗”,但是还算整洁 她看见古利特独自坐在半暗的光线中,墙上只挂着贝克曼的那幅“非凡的画作”装那幅画的玻璃框上落满了灰尘那幅画有两处被撕开了 巴尔曼说她发现古林特是个“胆怯的老人”,着装优雅,举止文雅,头脑清晰她说,在交易的过程中,都是他本人亲自协商她温和地问他有没有其他艺术品他说,“没有,只有这个,它是我母亲留给我的” 而那之前,是他父亲希尔德布兰德留给他母亲的“二战”期间,纳粹仅允许四个人交易所谓的堕落艺术品,希尔德布兰德是其中一位 老古利特在后来交给美国质询者的供述中说,当盟军推进、德军溃败之际,他开着一辆卡车和拖车,带着妻子海琳(Helene)和两个孩子科尼利厄斯和贝妮塔前往熟人巴龙·冯·保尼茨(Baron von Pollnitz)的城堡车上放着一堆堆装着艺术品的箱子 不久之后,他被扣留在那里,接受美军的“博物馆、美术馆和档案馆小组”的成员质询这个小组的成员包括历史学家、策展人和士兵,他们受委托保护欧洲的文化遗产 在对调查者的陈述中,他强调自己的反纳粹情绪,坚称自己从未交易过偷来的艺术品,说自己拥有的艺术品大多是“我的家庭或我自己的个人财产”调查者最后认为,他不是艺术交易中的重要人物,后来归还给他超过115幅油画,以及一些素描和其他艺术品 1956年,希尔德布兰德·古利特在从柏林返回杜塞尔多夫的高速公路上遇车祸身亡但是战争时代的阴影继续笼罩着这个家庭父亲去世时,科尼利厄斯只有23岁,但是已经深深退隐到自己的世界里 “甚至在当时,他也被认为是个怪人,”卡尔-海因兹·郝林(Karl-Heinz Hering)回忆说郝林曾在杜塞尔多夫艺术协会担任老古利特的助手,该协会是该地区最重要的艺术馆郝林说他不知道这家人拥有这么多私人藏品 1961年,希尔德布兰德的遗孀搬到慕尼黑,就住在科尼利厄斯如今居住的这所公寓里1966年底,柏林的一个负责归还在纳粹时期被抢夺的财产的政府机构给她发来一封正式信件,询问她丈夫获得的四幅画古利特夫人回复说,她丈夫的所有记录和艺术品在1945年2月盟军轰炸德累斯顿时被“烧毁”了 去年对科尼利厄斯寓所的搜查表明,她在说谎:调查者不仅发现了那些油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