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美国汉学家翻译足本《金瓶梅》

点击量:   时间:2017-06-03 08:14:33

1950年,16岁的美国传教士之子芮效卫(David Tod Roy)踏进了中国南京的一个旧书店,找一本色情书 芮效卫 Nathan Web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他要找的是未删减版的《金瓶梅》16世纪晚期,一个不知名的作者写了这本伤风败俗的色情小说,讲的是一个腐败商人发迹和衰败的故事 芮效卫之前只见过一个不完整的英文译本,书中出现过于淫秽的描写时,该版本便适时地转用拉丁语但在毛泽东于此前一年掌控中国后,紧张的老板们丢弃了道德上及政治上可疑的物品,该书——一本古代的中文完整版——就是其中之一 “作为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有机会读一些色情的东西让我感到非常激动,”日前,芮效卫在电话中回忆说,“但我发现,这本书的其他一些方面也很有趣”现年80岁的芮效卫是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中国文学荣休教授 追随芮效卫的读者们也有同样感受芮效卫花费了将近40年的时间将完这部足本《金瓶梅》翻成了英文,这项工作最近刚刚完结,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出版了第五册,也就是最后一册——《死亡》(The Dissolution) 小说家斯蒂芬·马尔什(Stephen Marche)上个月在《洛杉矶书评》(The Los Angeles Review of Books)发表文章,称赞芮效卫巧妙地呈现了一部内容丰富的明代风俗百科全书式小说,他总结道,译本具有好莱坞式的风格,就像“简·奥斯汀(Jane Austen)与赤裸裸色情描写的结合”芮效卫的博学多识也让做学术的同事们肃然起敬,他似乎对所有文学典故和文化细节都作了注释 “他是这样一个人,觉得自己有责任知道一切与这本书有关的事情,甚至包括那些顺便提到的事情,”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中国文学教授商伟说,“完成这样的工程需要一定的执着精神” 同样,普通读者也需要一定的执着才能读完五册图书,因为该书的篇幅(将近3000页)堪比普鲁斯特(Proustian)的作品,人物阵容(有800多个人物)堪比德米尔(DeMille)的电影,还有类似《尤利西斯》(Ulysses)的平凡细节描写,更别说芮效卫添加的4400个尾注,这些尾注的范围与准确度可与纳博科夫(Nabokov)笔下那些痴迷考据的学者一比高下 尾注的内容包含小说中一些往往晦涩难懂的文学典故,并有关于“使用凤仙花及蒜汁染指甲的方法”的深入阅读建议,以及一些鲜为人知的明代俚语,芮效卫骄傲地指出,连母语是中文的学者都不知道这些俚语的意思 “这不仅仅是一个译本,还是一本参考书,”匹兹堡大学(University of Pittsburgh)的访问学者张义宏说“这为中国文学及文化打开了一扇窗”张义宏正在将芮效卫的一些注释翻成中文,以此作为博士论文的一部分,他在北京外国语大学攻读博士 然后就是让该书充满魅力的性描写,虽然很少有人真的读过这本书在毛泽东统治时期,只有政府高官(他们奉命研究有关王朝时代腐败的描述)和经过挑选的学者才能看到未删节的版本如今,尽管很容易在中国网站上下载这本书,但仍然很难找到完整版 这本书的直露程度甚至让一些西方文学学者感到吃惊——特别是臭名昭著的第27章在这一章中,名叫西门庆的商人对他最卑劣的情妇进行了匪夷所思的长时间性虐 “教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学生都目瞪口呆,虽然他们早就知道这部小说内容不雅,”俄亥俄州立大学(Ohio State University)的中国文学教授夏颂(Patricia Sieber)说“性虐待、把各种不同寻常的东西当做性玩具、滥用春药、各种令人发指的性交,这本书里应有尽有” 小说中的性描写也对一些现代作品产生了启发作用谭恩美(Amy Tan)的新小说《惊奇谷》(The Valley of Amazement)描述了这样一个场景:在20世纪初的上海,一名上了年纪的高级妓女被人要求再现《金瓶梅》当中一个格外下流的性爱场面 “要我说,这里面没有哪个角色是可爱的,”谭恩美在提到《金瓶梅》时说,“但它的确是一部文学巨著” 不过,学者们急切地补充道,《金瓶梅》的内容远不止是性爱这是中国第一部与神话或武装起义无关的长篇小说,它关注普通人和日常生活,记录了衣食、家庭风俗、医药、游戏和葬礼的微小细节,还提供了几乎所有东西的精确价格,包括各级官员行贿受贿的数额 芮效卫说,“这本书对一个道德败坏的社会进行了异常详细的描述” 芮效卫表示,他的翻译工作始于20世纪70年代当时,克莱门特·埃杰顿(Clement Egerton)1939年的英文译本出了一个修订本,把译成拉丁语的淫秽内容转译成了英语但是,芮效卫说,这个版本仍然省略了许多出自中国古诗和散文的引文,比原文少了很多韵味 所以,他开始把每一个引自较早中国文学作品的句子都抄在卡片上,最终累积了几千句;为了找到引语的出处,他还阅读了已知的曾在16世纪末流通的所有文学作品 译本第一册于1993年出版,受到了广泛好评;第二册在漫长的八年之后才出版一些同事敦促他加快进度,减少注释的量有一次,一个中国网站甚至报道称,他已在工作时死亡 即将完成最后一册的时候,芮效卫被确诊患了卢·格里克病(Lou Gehrig's disease),所以也排除了任何出精简版的可能性他的芝加哥同事余国藩(Anthony Yu)在翻译另一部明代长篇经典小说《西游记》时曾采用这种做法余国藩的译本备受赞扬 “我想念专注于某件事情的感觉,”芮效卫说,“不幸的是,我经常会觉得疲劳” 学者们认为,芮效卫(他的弟弟芮效俭[J. Stapleton Roy]是美国1991年至1995年的驻华大使)拯救了《金瓶梅》在西方的名誉西方原来认为这本书不过是一本富于异国情调的色情小说,有了他的译本,人们可以更多地从政治角度来阅读这部作品了 对于中国的评论者而言,这部作品不难获得中国人认为,这部小说也是当今充斥报端的各种政治和社会丑陋现象的写照 “你现在很容易就能找到西门庆这样的人,”匹兹堡大学的张义宏说“不仅是在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