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格拉德威尔谈《引爆点》式图书

点击量:   时间:2017-12-01 05:36:09

《大卫与歌利亚》(David and Goliath)的作者把迈克尔·刘易斯(Michael Lewis)比作老虎伍兹(Tiger Woods): “我永远也做不到那个地步,但不时意识到天才就是那个样子,总归是一件好事” 今年你读过的最好的一本书是什么 有很多好书我喜欢约拿森·迪伊(Jonathan Dee)的新小说《一千个抱歉》(A Thousand Pardons)我读过的最好的科学类图书是亚当·阿尔塔(Adam Alter)的《醉颜酡红》(Drunk Tank Pink),这是一本很刺激的书,讲述我们的行为在多大程度上由周围的环境所决定 有没有什么作家的书让你一读再读他出的新书你会看,旧书也会重读 我说起过李·柴尔德(Lee Child)吗当代作家里有两个人被我视为榜样:詹尼特·马尔科姆(Janet Malcolm)和迈克尔·刘易斯我看马尔科姆的《精神分析:不可能的职业》(Psychoanalysis: The Impossible Profession)是为了提醒自己,非虚构写作应当是这样的我喜欢她写作中那种预兆感即便只是简单地勾勒出一个场面,也会让你觉得有什么精彩震撼的事要发生了刘易斯更强硬一些,因为他的成就很难赶超《大空头》(The Big Short)是关于金融衍生品的,它是过去20年来最好的商务书籍之一我读刘易斯的理由就和看老虎伍兹打球一样我永远也做不到那个地步,但不时意识到天才就是那个样子,总归是一件好事 你的新书里有一部分是关于不得志的人你最喜欢的“不得志”作家是谁就是那些被低估的,没有受到承认的,甚至已经被人遗忘的作家 对我的人生影响最大的思想家是心理学家理查德·尼斯贝特(Richard Nisbett),他奠定了我的世界观若干年前,他与李·罗斯(Lee Ross)合著了一本《个人与环境》(The Person and the Situation)如果你读过这本书,就能找到《引爆点》(The Tipping Point)、《眨眼之间》(Blink)和《异类》(Outliers)这种书的模版这本书改变了我的生活几年前,我听说它已经绝版了好一阵,真是让我心碎谢天谢地,现在又有新版了 你最喜欢的社会科学作家是谁有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出色的新作家呢 我提起过亚当·阿尔塔(Adam Alter),他是纽约大学的心理学家我也很喜欢亚当·格兰特(Adam Grant),他是宾夕法尼亚的心理学家,写过《付出与得到》(Give and Take)我是个体育爱好者,有趣的是,我发现聪明的体育类书籍都有学术角度,比如大卫·爱泼斯坦(David Epstein)的《运动基因》(The Sports Gene),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与大卫·沙里(David Sally)的《数字游戏》(The Numbers Game)以及戴夫·波利(Dave Berri)和其他人合著的《胜利的报偿》(The Wages of Wins)以及《通往胜利的障碍》(Stumbling on Wins) 很多书都用“相当于某某领域内的《引爆点》”来做宣传,或者说是“格拉德威尔式的”某某对于这些模仿者和致敬者,你是怎么想的 我当然是深感荣幸不过,我得指出,有时候,有人说是我创造了这种类型的书,其实并不是这样应当归功于理查德·尼斯贝特和李·罗斯 在你心目中,什么书结合了社会科学、商业规律和非虚构写作,同时既有趣又有创意呢 我能回到迈克尔·刘易斯吗把社会科学和商业规律结合起来,这很容易但把它们结合起来,还能讲个引人入胜的故事,那就是近乎不可能做到的事了我觉得只有迈克尔·刘易斯能做到顺便说一句,我觉得他讲述非商业领域的书写得更好,比如《盲目一侧》(The Blind Side)作为通俗非虚构类书籍,那本书近乎完美 你小时候喜欢过什么小说里的人物吗你的英雄是谁 青春期到一半的时候,我和朋友特里·马丁(Terry Martin)迷恋威廉姆·F·巴克利(William F. Buckley)主要是因为,我们生活在“圣经带”的农场,离文明世界隔着好几英里巴克利在我们眼里很有异国情调我们曾经去多伦多,溜进女王街的二手书店,寻找《市长的逊位》(The Unmaking of a Mayor)和《耶鲁的神与人》(God and Man at Yale)珍贵的初版直到如今,我还记得巴克利所有精彩的句子比如有一次他到加拿大演讲,在边检站被问起来加拿大有什么目的: 巴克利:“我来,是为了替加拿大除掉社会主义的祸患” 卫兵:“你打算呆多久” 巴克利:“24小时”  我成长在南方安大略的乡村,所以觉得这样的话实在太逗了 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 Illustration by Jillian Tamaki 一般来说,你喜欢什么样的题材,又会避免什么样的题材 我觉得自己不会动笔去写政治和外交题材这个领域里已经有很多好书,我没什么可以增补的我也会避免去写那些我个人不喜欢的人我有这样一个原则,如果我去采访某人,那么等他们读到我写他们的东西之后,绝不会后悔接受了我的采访 你读过的上一本让你大笑、哭泣或是愤怒的书是什么 今年年初我看了杰里米·阿德尔曼(Jeremy Adelman)为阿尔伯特·O·赫希曼(Albert O. Hirschman)做的传记,深受感动赫希曼生平有无数精彩的冒险事迹,比如在西班牙和法西斯分子作战、帮犹太人逃出法国、写了《出口、声音与忠诚》(Exit, Voice and Loyalty)等几本令人难忘的书,而且他还是一个聪明、正派,诚实的人我含着眼泪读完了这本书 人们在你的书架上会惊讶地发现什么书 保守估计,我有大概好几百本小说,书名里都带“间谍”二字 如果能推荐总统读一本书,那你会推荐哪一本 当然是李·柴尔德的新书啦!能进入那个凭智慧和拳头就能解决世上所有问题的世界,暂时逃避一会儿,对于总统来说感觉一定很好 令人失望,受到高估,不怎么好看……,有没有什么书你本来觉得自己会喜欢,结果却不喜欢你记不记得上一本没能读完的书是什么 要说这个让我觉得很难受不过我读《布谷鸟的呼唤》(The Cuckoo’s Calling)时,还不知道它是J·K·罗琳(J. K. Rowling)写的,结果我没能读下去我有什么不对吗 如果你能和某个作家见面,不管是死去的还是在世的,那你想见谁,你想问他点什么 当然是莎士比亚的妻子啦这样我就能一举解决这个悬案了 如果你能和文学里的某个人物见面,那你又想见谁呢 我想和乔治·史迈利(George Smiley,间谍小说作家勒·卡雷笔下人物——译注)一起在汉普斯特荒野长时间地散步肯定会很有意思,最后我们可以一起喝杯温乎乎的茶,吃几块不是那么新鲜的饼干我会问他关于“老总”(Control,小说中人物——译注)的很多问题,而他会优雅地回避它们 有没有什么你一直想读又一直没能读的书有没有什么书你因为没读过,所以觉得很尴尬  我从来没读过托尔斯泰的书我对此觉得很糟糕,直到我看了比尔·西蒙斯(Bill Simmons)的一篇专栏文章,说他从没看过《谋杀绿脚趾》(The Big Lebowski)应该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