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波兰电影导演让捷克人反躬自省

点击量:   时间:2018-01-01 11:11:35

华沙——今年,捷克共和国选择了一部由波兰导演阿格涅丝卡·霍兰(Agnieszka Holland)执导的电影,角逐本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这是捷克电影学院(Czech Film Academy)首次提名一位外籍人士但在上周,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会(Academy of Motion Picture Arts and Sciences )取消了这部电影的参选资格,没有解释原因 霍兰曾数次获得奥斯卡奖提名,而且她无疑将再次被提名但有趣的是:这位波兰籍导演究竟做了什么,值得捷克人给她这样的荣誉 《燃烧布拉格之春》(Burning Bush)讲述的是1969年1月,一位名叫扬·帕拉赫(Jan Palach)的学生在苏联镇压布拉格之春(Prague Spring)后自焚而死的故事 这部电影的真正关注的不是帕拉赫,帕拉赫在影片开始几分钟后就死了,它关注的是捷克社会帕拉赫自焚抗议的不是军事入侵,而是周围人的逆来顺受和无动于衷 捷克人至今无法正确看待这件事,甚至不愿谈论它他们在等待一位来自国外的先知 就帕拉赫的故事而言,这位先知必须是一个波兰人,因为帕拉赫是一位典型的波兰英雄,浪漫而有自杀冲动他与典型捷克英雄之间的区别,就像华沙和布拉格的区别一样明显——前者不可救药地追求英雄主义,这也是它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彻底摧毁的原因 霍兰的电影被认为起到了国家净化作用很多捷克导演开始进行公开自我批评,为他们无法制作这样一部电影而道歉在今年电视直播的捷克电影奖颁奖典礼上,著名导演扬·赫热贝克(Jan Hrebejk)在舞台上爆发情绪,说,“听着,你们今年做什么都是白搭唯一的好作品就是《燃烧布拉格之春》” 这不是霍兰首次来到捷克共和国实际上,她的人生故事本身就可以拍成一部电影她父亲是一个有修正主义倾向的知名共产党人,他在接受安全部门审讯期间,从窗口坠落(或者跳出)死亡阿格涅丝卡无法在波兰的大学入学,于是她来到布拉格,参与了布拉格之春运动,后来被监禁了一个月,罪名是“企图强行破坏社会主义国家的国际体系” 她从未见过帕拉赫,但她进入了同样的圈子当他留下一封信、称他只是第一个自焚的人的时候,她确信她的一名朋友将是下一个 一回到波兰,霍兰就与安杰伊·瓦伊达(Andrzej Wajda)、克日什托夫·基斯洛夫斯基(Krzysztof Kieslowski)等人一同成为政治活跃的“道德焦虑电影”(Cinema of Moral Anxiety)的主要代表她是这群人中最不感情用事的一个她在认识上的幻觉最少——无论是对体制的邪恶,还是对社会的软弱、人性的猥琐,以及历史事件的带有问号的重要性 上世纪80年代,霍兰是少数在欧洲(她执导了奥斯卡提名影片《愤怒的收获》[Angry Harvest]和《欧洲,欧洲》[Europa Europa])和好莱坞(比如改编自亨利·詹姆斯[Henry James]小说的优秀影片《华盛顿广场》[Washington Square])都取得成功的导演之一她甚至还执导了《火线》(The Wire)和《劫后余生》(Treme)等美剧的部分剧集 但她在内心仍是具有政治见解的她就像一个人的反对党,批判政治阶层的落后和虚伪 我还记得一场庆祝共产党倒台的周年纪念活动上的情景当时,霍兰正在听一些知名的前异见人士进行一场枯燥的讨论这些人都是男性,其中包括亚当·米奇尼克(Adam Michnik)和雅诺什·基斯(Janos Kis)等人她坐的那一排都是女性上世纪80年代,她们曾构成“团结工会”运动的核心,但在自由的波兰,她们只能担任副职 两个小时后,霍兰站了起来,开始大声问,如果这些男士们修过女权主义的入门课程,他们是否还会继续交流这种显而易见的陈词滥调她可再也听不下去了 去年霍兰以波兰候选人的身份获得了奥斯卡提名她的电影《黑暗弥漫》(In Darkness)是关于二战中纳粹屠杀犹太人的历史但不同于史蒂文·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的奥斯卡获奖影片《辛德勒的名单》(Schindler)和罗曼·波兰斯基(Roman Po lanski)的《钢琴家》(Wlady slaw Szpilman),这部电影的主人公并不是上层阶级的代表,而是一个来自利沃夫的下水道工人与讲述杰出英雄的故事相比,她以这种方式更加令人信服地刻画了那个时期的心理状态这部电影在波兰吸引了大批观众,对于反思该国在二战期间在对待犹太人方面的罪恶和失误起了重要作用 现在,霍兰又帮助捷克人正视自己的创伤捷克有那么多优秀的导演,如果他们能派一个来处理波兰的创伤,那会很好问题是,哪个创伤呢 历史怎么样波兰人为自己的历史感到骄傲,也许太自豪了我们相信,我们的历史很辉煌,因为每个人都击败过我们,背叛过我们,因此我们值得尊重不明白这个逻辑的人,明摆着就是我们的敌人,是叛徒 1944年华沙爆发了反抗德国人的起义,结果波兰首都几乎被夷平如果让和平主义者心爱的捷克英雄“好兵帅克”(Good Soldier Schweik)来讲这个故事,可能不会吸引越来越好战的波兰年轻人 或者,世俗化的捷克可以看看我们粗鄙的天主教等级制度背后的隐情如果他们用《公民哈维尔》(Citizen Havel)那种揭发丑闻的方式来讲述教皇约翰·保罗二世(John Paul II)的故事呢对,那将具有革命性! 我向捷克电影学院呼吁由于今年霍兰得不到奥斯卡奖,你们得以其他方式来回报我们我们要求这个回报具有同等的革命性它不一定要与历史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