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女性文身秘史:身体与墨水

点击量:   时间:2018-01-02 17:11:32

詹尼斯·乔普林(Janis Joplin)是最早公然文身的主流美国名人之一她在左腕上文了一个佛罗伦萨款式手镯,胸前文了一颗小小的心,大小和心型糖果差不多“只是给男孩们的小款待,”她对《滚石》(Rolling Stone)杂志说,“就像蛋糕上的糖霜” 玛格特·米弗林极具洞见而又非常动人的《颠覆的身体:女人与文身秘史》 Sonny Figueroa/The New York Times 就在不久前,文身就像某种形式的自夸,十分少见不管美丽还是平庸,它们都值得被品评一番如今你目光所及,几乎人人都有文身,它们就像葡萄藤蔓一般蔓延过手臂、双腿和躯体如果说印刷死了,墨水却并未死掉,而且还在不断发展 现在已经有一些讲述皮肤与墨水故事的小说我特别喜欢莎拉·霍尔(Sarah Hall)的小说《电子米开朗琪罗》(Electric Michelangelo),它曾入围2004年的布克奖但关于这个题材却一直没有非虚构类的书,以社会学、评论、历史或回忆录的方式讲述文身艺术家们所谓“花臂”背后的意义,这是文学中的一个空白 正当我们期待这种书的时候,就有了玛格特·米弗林(Margot Mifflin)极具洞见而又非常动人的《颠覆的身体:女人与文身秘史》(Bodies of Subversion: A Secret History of Women and Tattoo),该书初版于1997年,现在又出了第三版,内容进行了大量更新,并补充了丰富的图片资料 在历史上的大部分时期,文身一直为男性所独占,有的是为了挑衅,有的是为了炫耀自夸想想大力水手和他身上文的两只锚吧米弗林从女性角度审视西方世界中的文身,这是个好点子她这本薄薄的书并没有提供大范围的观察,但她的洞察力复杂迂回,十分深刻 新版《颠覆的身体》恰逢其时根据2012年哈里斯民意调查(Harris Poll)统计,美国女人比男人更乐于文身23%的女人有文身,而男人只有19%有文身文身不再是反叛的象征,米弗林指出它们已成为主流时尚的选择 米弗林基本上是女性文身文化的崇拜者她宣告,文身已经成为“这个时代女性主义者所赢得权力的象征”“在这个流产权、约会强奸与性骚扰都存在争议的时代”,文身是“象征着自主权的勋章”,让女人可以“认真思考由谁来控制她们的身体” 她的书中有鲜艳的文身照片,有些是一些做过乳房切除术的女人文在胸前的因为最新的立法,文身师有时可以直接把文身费用送去保险公司报销 (如果乔普林知道大麻和文身都可以被纳入保险,她或许愿意多活些日子吧) 但米弗林也是严厉的观察者她指出,文身“同时具有贬低身份与抬高身份的作用,既可召来神圣也会引发愚蠢”一些社会评论家认为文身可以成为政治上的逃避与置身事外的掩护,米弗林对此发表了看法 她写道,这些专家们认为,“文身把女人关注的重点从社会转向自身;文身的女人只需要获得自己内心的许可,她们在文身中获得的安慰和那些通过购物和锻炼逃避问题的女人没什么两样”对这种说法只能报以一声惊讶的“哎呀”,就像文身的客人对文身师说的那样 《颠覆的身体》是轻松愉悦的社会史19世纪末期,文身曾是上流社会的风尚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的母亲就曾在手腕文上吞吃自己尾巴的蛇,这个图案象征着永恒这股潮流传到了美国,米弗林写道,1897年,《纽约世界报》(The New York World)估计,在美国,75%的社交界女人都有文身,通常是在容易被衣服掩盖的部位 到20世纪20年代,文身的女人主要出现在搞笑演出和马戏表演上,她们能比文身的男人挣到更多钱作者断言,她们“在搞笑演出上做脱衣秀演出” “二战”后不久,文身在大多数人眼里失去了魅力原因之一是“集中营里的强制文身为文身史增添了可怕的新篇章” 之后米弗林女士的书来到20世纪70年代的文身复兴,身上有一两个文身曾被认为是可以随意性交的标志,那时的女人开始改变这个恶名之后她详尽地写了80年代和90年代,那个时期有了丹尼斯·罗德曼(Dennis Rodman),如今后腰上的文身被称为“足迹”,罗德曼的“足迹”便是一片藤蔓交织的部落图案 她的最后一章把我们带回现在,评论了文身师卡特·冯·D(Kat Von D)的名声,以及文身中的那些重要文化时刻,比如斯蒂格·拉森(Stieg Larsson)2005年的小说《龙文身的女孩》(The Girl With the Dragon Tattoo)米弗林赞美一些著名女文身师的作品,她认为这个世界需要文身评论我在此推荐蒂姆·关(Tim Gunn)和利尔·韦恩(Lil Wayne),他们堪称文身评论界的西斯科尔与艾伯特(Siskel and Ebert,指两位著名影评人——译注) 她写阶层与文身关系的部分最精彩她引用一位有文身的女医生的话,说明职业女性可以更从容地把文身带入工作场合:“如果你是穿着标准职业装做案头工作的,这比带着暴露部位的文身走来走去要轻松得多” 米弗林也写了文身之后又后悔的问题,这个问题大量存在她引用“皮肤档案”(Archives of Dermatology)的一项调查,指出在要求洗去文身的人当中,有69%是女人其中大都是在20岁左右做的文身她引用同一项调查指出,文身“本是独特的标记,‘却会变成耻辱的记号’”但哈里斯民意调查引用同一调查时却指出,86%的文身者对自己的文身很满意 那些看不起有文身的女人的人们总是说:等你老了,皮肤上长满皱纹时,这东西看起来会怎样然而根据那些年长女人的文身照片,我得说它们保持得相当不错 事实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