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身处中越领海纠纷中的越南渔民(组图)

点击量:   时间:2017-05-02 04:05:03

南中国海岛屿之争,首当其冲的便是当地渔民,但他们除了冒险出海作业,往往别无选择 在南中国海离越南海岸线不远的地方,一座小小的火山岛冒出海面岛上的山头经年复一年的风吹雨打,已无棱角山脚下,是绿色葱葱的稻田码头边,红蓝相间的渔船随风摇曳看上去,似乎一片祥和,但其实并非如此细心人会发现,岛上布有诸多军事设施:无线电桅杆遍布全岛;一座雷达站高高盘踞火山之顶,日夜监视着南中国海上的来往船只;山上高处飘扬着巨大的越南国旗 这个小岛名为李山岛,也被称为惹岛,属于越南领土岛虽小,但在中越对距其仅160海里之遥的帕拉塞尔群岛(中国称西沙群岛,越南称黄沙群岛)的主权问题已旷日数十年之久的争议中,该岛却扮演着关键角色,因为帕拉塞尔群岛一带的海域,历来是李山岛渔民撒网打鱼之地1979年,中国武力攻占了帕拉塞尔群岛,越南至今一直称其为非法占领 危险作业 LeTuc一家,世世代代皆为渔民他不能想像,除了出海打渔,他还有什么工作可做 撇开这一纠纷的地缘政治意义不谈,它对岛民的影响,在这些小木船上便可明显地体会到为了养家糊口,岛上渔民必须全年出海捕鱼,每次近一个月,非常辛苦他们要克服重重困难,除每年8月到10月台风季节的狂风暴雨,还有海域海场过度捕捞问题之外,最让他们头痛的,是与中国海警船或中国渔政船发生的摩擦 定期发生摩擦 Le Tuc是渔民,他祖上就住李山岛,世世代代以捕鱼为生,而且都是在帕拉塞尔群岛一带的渔场捕鱼Le Tuc的船上有11名船员他向德国之声介绍了2014年6月3日他的船是怎样受到中国海警船攻击的:那天晚上七点来钟,他和船员一起把渔船停在距帕拉塞尔群岛中一个岛大约3海里的海面上因该群岛被中国占领,因此中共认定该海域为中国领海一艘中国海警船驶向渔船,并向渔船发射高压水枪,毁坏了船上的玻璃门窗、指南针、无线电和导航天线以及船上一部分重要设备四处飞溅的碎玻璃伤到一名船员Le Tuc不得不起锚返回李山岛 另一名渔民Bui VanMinh十天后也遭遇类似情况他介绍说,他的船在帕拉塞尔群岛的伍迪岛(越南称富林岛)附近被两艘中国渔政船截住当时有两名船员正在潜水捕捞海参中共打手势命令他让那两位潜水者马上回船,被他拒绝,因为升水过快会危及潜水者的生命中共人员为此不满,大打出手并砸坏一些玻璃,毁坏了所有技术设备,最后强迫船员把所有打捞之得,搬到中国船上整个过程历时四个小时,最后,Bui Van Minh在没有导航器、没有无线电设备的情况下,仅靠指南针的引导,返回了李山岛 别无选择 法国的社会活动家安德烈亚斯·芒拉(Andreas Menras)近一段时间专门走访了这一带的越南渔民,调查瞭解总共发生过多少起这样的事件据他统计,自2002年起,在这一带的国际海域及有争议的海域共发生过700起这样的摩擦同时有大约30艘越南船只被坠毁或被没收芒拉表示,自2014年初中国在帕拉塞尔群岛附近修建石油钻井平台从而引起越南强烈抗议以来,中共的干涉次数明显增多 渔民对越南和中国之间的地缘政治之争并不怎么感兴趣Le Tuc的看法可以说很具代表性:“我家祖祖辈辈都在黄沙群岛一带捕鱼我去那儿捕鱼,谁也挡不住”而且,渔民们也根本就别无选择李山岛有大约两万人口,其中有一半直接或间接靠打渔为生假若真的不能在帕拉塞尔群岛一带打渔作业,他们将会失去生活基础 更多支持和帮助 中共人员切开容器,逼迫越南渔民将其捕获的海参搬到中共的船上 Le Tuc不得不花费5000多万越南盾(约人民币14286元)修船,外加收入上的损失,因为有三个星期不能出海捕鱼这笔金额很大,远远高于世界银行所统计的越南人均年收(约人民币9538元)除此之外,11名船员及其家人的经济收入也受到影响 像其他渔民一样,Le Tuc也希望能得到越南政府更多的支持和帮助然而迄今为止,他只得到了私人和企业的捐助就是越南海岸警卫队也并非时刻都能帮上忙,因为越南的海岸线有3400公里之长虽然越南不久前已名列中等收入国家之列,但越南依然不具足够资源,以有效保卫其沿岸海域,更不要说与中国海警或渔政部门抗衡了 但不管政府是否支持和帮助,Le Tuc和Bui Van Minh都决意继续在争议海域打渔作业Le Tuc说:“我不怕中国人,因为我们别无选择,所以只好认了,时不时要付出代价”Bui Van Minh补充说:“如果中国人继续这样做下去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