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九常委纷纷出洞为哪般?

点击量:   时间:2019-08-01 09:12:00

香港党媒放风:中央九常委纷纷外出调研 敲定宏调四方向 香港党媒放风 凤凰卫视《金石财经》9月1日播出节目“中国经济基本面稳定 “一保一控”将继续贯彻”,以下为文字实录: 曾瀞漪:政治局常委们最近到各个地方去考察,除了到天津之外,内蒙古还有黑龙江地区也是重点,像是李克强就到了内蒙古,贾庆林到了黑龙江 曾瀞漪:李克强最近在内蒙自治区考察的时间是8月28日到30日,他在考察的时候强调,要把调整经济结构作为新的机遇,把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作为新的起点,积极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他也跟来自外省的务工人员、从事经营的个体户还有俄罗斯商户亲切交谈,了解他们的收入、生活、经营销售、旅游感受等等 高层分赴地方考察为三中全会做准备 曾瀞漪:《经济日报》余木的文章说,中共十七届三中全会下个月在北京召开,作为内地最高权力核心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9个成员会纷纷外出考察调研,为会议做准备除了我们刚刚谈到的这些考察地点之外,相信接下来,因为到下个月会议召开的时候,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所以还有更多的常委们到更多的地方去进行专题调研,了解各地目前真实的情况 曾瀞漪:在中国的经济目前的情况到底如何我们来自不同的专访,还有来自于各种分析报告都发现说,中国今年下半年经济虽然会有下行的风险,但是整体经济基本面还是不错的,所以现在看起来“一保一控”还是中央会继续贯彻的目标,不过可能会有些新的招数出来 曾瀞漪:《经济日报》的文章说,中央已经敲定在宏调着力四个方面保持经济增长第一个是货币政策方面,紧中有松,有保有压;其次是扩大内需,包括了研究减税,也包括增加城镇居民、农民收入的政策;第三是激活企业,或者就业,要采取措施,保障大学就业、退伍军人,还有农民工的就业情况 曾瀞漪:《证券日报》的文章说,引述相关的报导提到,财政部打算拟定事关1500亿减税规模的新增值税方案,并且已经上报国务院,如果没有意外,新的方案会按照计划在09年1月1日实施有分析说,表示了政府着手为保增长做更多的工作 曾瀞漪:《经济日报》的社评说,北京奥运会之后,宏调稍微放松,但是现在除非经济突然出现大的变化,否则宏调是不会有大擂大鼓,出现大的变化,还是会继续落实一保一控 曾瀞漪:《文汇报》的文章说,来自专家的整个综合分析看起来,有三大理由表示后奥运中国经济增速是不会放慢的第一是主办城市北京在中国的GDP占比很小;第二是京奥之后,内地承办的大型国际盛会一个接一个;第三是推动中国经济基本发展的动力不会因为北京奥运结束发生变化 ********************* BBC/中国的奥运之年正值中国改革开放30年在关于奥运经济和"后奥运"的种种辩论、分析中,不管是乐观还是悲观,都直接或间接承认,今后的挑战更艰巨 由于支撑中国过去经济高速发展的政策和社会环境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迅速增强而发生了重大变化,有学者指出,过去行之有效的发展战略今后将不再有同样的效力 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中国项目主任裴敏欣认为,在通过30年努力把自己从低收入国家提升到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之后,通往高收入国家行列的路途将更艰难,警惕"转型陷阱"至关重要 裴敏欣说,中国过去30年的发展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最成功的阶段,但必须看到,所取得的社会、经济成就都是相对较容易取得的 而现在,政府说的“深化改革”,需要对付的基本上是难啃的硬骨头 政府再定位“很迫切” 他认为,政治挑战中最主要的是政府的转型,是从以发展为中心到以服务于公众为中心的政府责任的转变,真正实现“小政府大社会” 发展型的政府在一个国家从低收入向中等收入水平攀升时是合适的,但在下一个阶段就不适用了 过去二十多年,中国在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利益分配日益不平衡,而政府的公共服务职能显著退化 有学者指出,中共政府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不是经济发展速度问题,而是社会不公问题、社会服务问题 与此相左的一种意见认为,中国保持现有的经济发展速度是最重要的,因为这关系到社会稳定和政权稳固 裴敏新认为,这是个两难问题保持经济高速增长从近期而言是重要的政治任务,但如果继续沿袭已经被证明有很高的经济成本和社会政治成本的政策,将后患严重而后患之一就是经济无法维持高速增长 政府再定位“最难” 裴敏新认为,政府职能的转型必然涉及利益再分配,而这就无可避免地牵涉到权力的运用、民众权力如何得到体现、民众权益如何得到保障等一系列问题 解决社会不平等问题,意味着需要目前体制下最大的既得利益者主动改变“游戏规则”,让过去三十年发展中未能享受高速发展利益的群体更多参与社会财富的再分配 裴敏新指出,这不仅涉及穷人和富人之间的利益再分配,更重要的是执政高层内部会有分歧 而贫富差距构成了中国目前最大的社会陷阱 贫富差距“赶超”拉美 以贫富差距指标来衡量,中国目前的贫富差距已经达到墨西哥的水平根据过去五年的趋势判断,贫富差距仍呈扩大的趋势 贫富差距构成发展途中的陷阱,是因为它除了成为社会不稳定的一个根源,长期存在巨大的贫富差距将造成一个国家经济结构失衡、内需疲软、增长无法持续 拉美过去三、四十年的经历提供了明显的证据 贫富差距曾经是对毛泽东时代“大锅饭”的平均主义的反动,对中国经济的腾飞起到了推动作用但如果贫富差距由于政治权力的分配而变成痼疾,那将成为中国经济发展中的结构性障碍 转型“综合陷阱” 关于中国的“主义”,曾经有“姓社姓资”的辩论,近来出现“国家资本主义”、“裙带资本主义”还是“市场资本主义”的讨论 裴敏新认为,考察中国经济生活中影响力最大的因素,人们会不无忧虑地发现国家资本主义和裙带资本主义的因素很强 他说:“最主要还是一个权力分配问题” 他认为,转型陷阱的出现,最关键的问题是市场改革没有到位、国家的权力和执政党的权力过分集中、过分强大 他说,今后除了在技术层面解决人口结构问题、消费不足、贫富不均等问题,更重要的还是要解决如何从一个以政府为主的政体转型为以社会为主的政体 以社会为主,意味着政府要逐渐从许多社会、经济甚至政治活动中脱离,同时提高自身的治理水平,并让社会团体承担更多的社会职能 裴敏新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