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吴官正离职报告》触目惊心,揭中共黑幕 图

点击量:   时间:2018-01-03 06:34:35

阿波罗网编者注:一些读者看到吴的离职报道,以为吴是好人特附吴官正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罪行累累、罪责难逃 二○○七年九月下旬,吴官正总结十六届中纪委工作时,说:如果人民能对我的工作给予六十分,我会很感动面对严峻腐败、消极情况、积重难返的问题,我给自己仅能打五十九分,不及格,这样,我才能减轻些包袱   十月二十九日,前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吴官正,出席中纪委工作交接班暨欢送座谈会上,回顾了接任中纪委书记五年的工作历程   吴官正在三十分钟的讲话中,多次因心情沉重而停顿,也多次被掌声打断而热泪盈眶吴官正说:回顾接任中纪委书记的这五年工作历程,心情是沉重的五年前当选中纪委书记,在尉健行的欢送会上作了表态:决不辜负人民的期待、党的委托,要继承十五届纪委正在进行而尚未完成的工作,立志要在若干人民强烈反响的问题上,要有突破五年消逝了,我的心情是很沉重的,借此向同志们作次临别交心和自责吴说:单有决心是战胜不了现实的我和纪委同志、和中央政治局常委同志,是作过努力,做过艰难工作和必要的斗争,还是失败了   吴官正交班时,沉痛直言三大憾事说:我自我反省,是留下了三件未能完成的工作和遗憾大事而离任的他所说的三大憾事,也是党内折腾了二十多年的顽疾:   (一)关于干部财产收入申报公开机制,未能实施;   (二)关于改革现行纪委、监察部组织架构和隶属关系,未能成功;   (三)关于官员以公款或接受免费到高级娱乐场所消费,屡禁不止   关于官员财产申报制   吴在会上说:早在八十年代,陈云、彭真、邓頴超、胡耀邦、聂帅等,就多次提出,要建立干部和家属财产、收入申报公开机制陈云指出:西欧、北欧资本主义国家能做到,G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没有任何理由不能做到,否则,人民怎样会拥护     吴说:党内对财产申报制抗拒、反对、抵制的势力相当顽固,所持的理由,指挥失控,使干部和干部家属处处和人民处于对立局面,会造成政局混乱等事实恰好是相反,哪有人民的政党怕对人民负责的道理   吴又披露:二00三年、二00五年,要在上海、天津、广东、江西的省级党政班子搞试点,最后都以难以推行而中止据知,二00三年,中纪委调查组、总共中央研究室、国务院研究室、中组部,曾就财产申报制,决定到上海、广东搞试点,结果发生二大问题:   (一)党政干部强烈抗拒,以消极怠工、政局瘫痪来对待;   (二)高、中级干部在内部申报时,上海市的省、厅级干部,百分之九十拥有一千万以上的资金,广东省的省、厅级干部,百分之九十九拥有一千万以上资产,如公开,势必会被社会各界追击   关于改革现行纪委、监察部组织隶属关系   关于改革现行纪委、监察部组织架构和组织隶属关系的问题,在十二年过程中,先后提出过五次讨论,都有较大争议,担忧会发生多中心,会出现党的领导被架空等情况直到上海、天津、河北等地发生领导班子腐败案后,才作出部分改变   关于严禁官员以公款或免费到高级娱乐场所消费   据中纪委在中央会议期间,提供给代表的材料中披露:从二00三年至二00六年,每年党、政机关以公款吃喝玩乐的开支,徘徊在三千亿至三千五百多亿,再加上新增、更换轿车,年达五十万辆至六十五万辆,开支二千亿元以上   该材料中还披露:天津、南京、苏州、上海、杭州、广州、深圳、珠海、长沙、重庆、西安等地高级娱乐场所,公费开销,占百分之七十至八十;高尔夫球场公费开销,占百分之七十五至九十;外资、中外合资会所消遣,公费占百分之四十,由私企、合资、外资代表支付,占百分之四十五   该材料还披露:黑幕高级娱乐场所、合资、外资会所,百分之九十五设红灯区,受到当地政府、公安部门的保护来源:网络   《华尔街日报》日报记者2000年12月在题为“一个中国城市如何为掌控法轮大法而诉诸邪恶暴力”的报道中写道:“根据人权团体的报告,在全国13亿人口中,山东省潍坊的人口不足全国人口的1%,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人数却占全国的15%” 吴官正四年来积极实施江泽民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政策,任职中共山东省委书记期间,通过下令「要保持高度的政治警觉」、「重点防范打击法轮功」等方式直接推行迫害,对山东省近百位法轮功学员被酷刑及虐待致死负有直接的及主要的责任 *用鲜血染红的升官之路 1.《齐鲁晚报》事件 98年6月中旬,山东省发行量最大的《齐鲁晚报》刊登文章攻击法轮功6月22日,济南市上千名法轮功学员和平地向《齐鲁晚报》相关负责人讲清真象报社负责人在了解真象后,承诺第二天用全篇整版篇幅向世人澄清事实,正面介绍法轮大法时任省委书记的吴官正得知后,强令不准如此《齐鲁晚报》在省委高压下,第二天只是象征性地在报纸某个不起眼的位置,刊登一段几十行字的文章,承认报道有误众多法轮功学员在社会生活中是否受到歧视,对吴官正来说无足轻重 2.与中央保持一致,在山东省消灭法轮功 美国《华尔街日报》记者伊安-约翰逊在其“一个中国城市如何为掌控法轮大法而诉诸邪恶暴力”一文中报道:“政府负责镇压的‘610办公室’在1999年12月签发命令,告诉地方官员,如果不能阻止到北京的抗议人潮,他们个人就要为此负责在过去一年中,无人质疑是采用何种手段达到目的的——只要成功就可以不择手段 潍坊官员知道这一政策对他们意味着麻烦中国有其他法轮大法追随者比较集中的地方,比如中国的东北……这个团体的发源地但他们离北京比较远潍坊在北京东南,离北京只有300英里,尽管城市火车和汽车站已经预先设置了保安警戒,潍坊抗议者们仍然较容易到达北京 和全国数千万的法轮功学员一样,潍坊居民们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深知当前法轮功受了不白之冤,因此纷纷站出来进京上访然而,当时设在北京的中央信访办以及和公安部门直接挂钩,为法轮功上访直言者全都被直接抓走关押当时中央信访办被群众戏称‘抓人办’由于潍坊进京上访者被捕人数不断增加,山东省省长吴官正为与江泽民保持一致,采取了层层加压的手法,胁迫地方官员参与迫害 据一名潍坊市官员说,吴官正召开了一个警察和政府官员的‘研讨会’,以便每个城市的官员都知道‘不和中央保持一致的严重性’在会上,江泽民个人的意思被以中央政府名义大声宣读‘政府指示我们限制抗议者人数,否则为此负责,’另一个政府官员说” 3.亲自加害刘绪国 2000年1月29日,原山东邹城市法轮功辅导站站长刘绪国在家中被绑架,与另三位学员一起被押送济宁市劳教所,另一女学员被送往济南市女子劳教所,他们成为济宁市首批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1月30日,失去人身自由的刘绪国与两位学员开始绝食抗议在绝食的第四天,他们仍被命令从事体力劳动其间,劳教所所长及济宁市司法局长王××多次劝说、利诱、威胁刘绪国停止绝食在被拒绝后,刘绪国被用野蛮灌食的方式进行折磨 2000年2月4日(农历大年三十)中午,刘绪国因在强行灌食中因鼻饲管错插入气管而出现生命危险,被送到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抢救据悉,入院时医生发现刘绪国已命在旦夕,指责送晚了,曾表示拒收当晚,刘绪国的妻子赶到,看到刘绪国已是骨瘦如柴,嘴唇呈青黑色在刘绪国2月4日入院到2月7日期间,济宁劳教所、司法局曾向省法院、省公安厅和最高人民法院汇报请示,得到的答复是:“北京最高法院说了,抢救不过来,死了白死,不负任何责任” 200年2月10日中午11时左右,医院单方面宣布刘绪国抢救无效死亡,并且未经家属同意便直接将尸体送入冷藏室(太平间) 刘绪国曾写有抗诉书,要求无罪释放,但司法局长王××说:因“这事(指劳教刘绪国)是由省委吴官正书记亲自过问、指示的,我们当不了家” 4.亲自“视察”济南女子劳教所 2000年,吴官正多次去济南女子劳教所“视察”,导致该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迫害加剧 2000年10月27日晚7点左右,济南女子劳教所在上级的指示下,采用暴力手段对五大队百名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当晚学员大楼外围布满了警车,恶警全副武装把大楼围起来,另有二十几名恶警喝的酒气熏天,杀气腾腾冲进法轮功学员宿舍走廊,他们手持电棍在五大队头子牛学莲的带领下朝着法轮功学员就电击当场就抓走十几位法轮功学员去蹲小号(酷刑折磨)、蹲坑、罚站,用手铐把大法学员铐住进行人身摧残,没有大小便自由,还要遭恶警的毒打或电击55岁的老人唐淑英,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被恶警用手铐铐了五十天,两腿两脚都肿得很大 面对暴力迫害,学员以绝食来抗议迫害、抗议恶警的暴力行为劳教所和各大队恶警串通一气采取卑鄙手段强行对学员灌食 在大队宿舍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如炼功就要遭到恶警牛学莲的电击,其中梁芳、林玉清、徐莲云等多人遭到电击;法轮功学员翟金萍因不放弃修炼被牛学莲用绳子捆在理发椅上两天,并用布把她的嘴堵住;恶警孙娟对坚持炼功的迟明香大打出手,孙一手扯着迟明香的头发一手朝她的脸部狠狠地打了三十几个耳光;孙明香则因不放弃修炼而被逼迫三天三夜不让睡觉 明慧网2003年10月8日报道,济南女子劳教所五大队在吴官正多次“视察”的这一年中,有三人被五大队恶警折磨而导致精神分裂 5.公开讲话欺骗民众 2001年8月9日~8月23日,在省会济南的山东省博物馆举办了恶毒攻击法轮大法的展览,并下文强行各单位组织人员去参观,还分派了参展人数指标省委市委领导吴官正等亲自到场参观并做了进一步诬蔑法轮大法、欺骗善良民众的邪恶讲话 展览的最后一天,《齐鲁晚报》和《济南时报》分别以《飑线发飙雨骤风狂》《十级狂风刮伤泉城》报道了8月23日晨,“鲁北到鲁东南一线突遭雷暴冰雹袭击”,是“我市遭受今年以来最大一次狂风袭击,……瞬时最大风速却达到26.9米/秒,为我市少见的10级狂风”,详细描述了“医院挤满受伤者”,“刮倒大树砸民房”,“刮断线路大停电”,“刮倒大门砸汽车”等景象,当地老百姓私下议论说“有人作孽招了天怒” *山东潍坊——迫害法轮功地级市之首 自1999年至2003年8月底,全国被迫害致死的770多名法轮功学员中,潍坊市能知道姓名身份的就有30名(其姓名和详细情况均已在国际媒体上经过报导和第三方证实),死亡人数居全国地级城市之首该市更多的法轮功学员因坚持修炼被非法罚款、抄家、关押、劳教、判刑 2000年4月20日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了中国潍坊法轮功学员被地方官迫害致死案例:“在陈子秀去世的前一天,逮捕她的人又一次要求她放弃她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在又一轮警棍打击后几乎失去了清醒意识的情况下,这个58岁的老人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暴怒的地方官让陈女士赤脚在雪地里跑据其他目击这一事件的监狱中的人说,两天的折磨使她的腿严重淤伤,她的短短的黑发上粘着脓和血她在外面爬,呕吐并因虚脱而昏倒她再也没有恢复知觉,并于2月21日去世”报道震惊了世界,撰写该报道的记者伊安约翰逊因此获得了著名的普力策新闻大奖 《华尔街日报》记者在该报导中写道:“陈女士的故事是极端的例子之一一方是××党,它如此坚决地取缔法轮功,并已采用了自1989年在天安门广场镇压由学生领导的反政府运动以来最大规模的公共安全手段政府在这场斗争中,如果可能获胜的话,将付出极大的代价;它的铁腕手段已使上百万的普通群众对它不抱幻想”“但与偶尔挑战××党的异见者不同的是,法轮功的活动并未因为大规模的逮捕、殴打甚至残杀而停止相反,一个强硬的核心仍然继续抗议在北京的市中心,每天有数十人因试图展开呼吁恢复这一团体合法性的横幅而被逮捕一年以来,法轮功信仰可以说是对××主义统治的50年威权最持久的挑战” 潍坊的公安、劳教所及精神病院在省政府对待法轮功“重点防范和打击”的精神政策下,在四年来的迫害中,肆无忌惮地残害法轮功学员,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使用的酷刑不下40余种:多根高压电棍同时长时间电击,其中包括放在嘴里放电,电击胸部、腋下、乳房、阴部等等;性虐待,晚上拉灭电灯脱下女学员的裤子耍流氓(寿光市寿光镇、台头镇;坊子区木村镇等);形形色色的手铐、背铐;铐死人床、吊铐在门窗上、戴脚镣;麻绳捆(致使其皮肤细胞坏死而植皮,如安丘市、寿光市);搧耳光、拳头打、皮鞋踢;橡胶警棍、胶皮管、木棍、铝合金片、钢筋条、铁棒打;用铜丝、包皮电线拧成的鞭子抽(潍城区、昌乐县等);铁钳子拧肉、螺丝刀插肉(坊子区等)、图钉钉手指(潍城区等)、竹签扎指甲缝,甚至打掉十指指甲(青州市、寿光市);打火机烧、烟头烫(安丘市、高密市等);向脊梁上浇开水烫至皮肤溃烂(昌乐县);逼跪、躺在碎磁碗渣子上(坊子区);炎热的夏季逼在水泥地上曝晒、用塑料袋套在身上封住口将人窒息(临朐县);蹲小号、坐铁椅子;迫害性灌食、用普通塑料管灌浓盐水(坊子区看守所等)、灌粪尿汤(奎文区南苑街办、诸城外贸公司);将头按在水里灌(昌乐劳教所等),冬天脱光衣服浇凉水、在室外冻;不让上厕所;连续多日剥夺睡眠;注射和强迫大剂量服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昌乐精神病医院、昌乐劳教所、寿光市等);超极限强度的电针摧残(昌乐精神病医院)等等,难以一一尽数 此外,潍坊不法官员还对学员实施了游街示众(昌邑市、寿光市)、单独关进山洞(诸城市)、封死住宅大门(潍城区)及株连亲属甚至连邻居都要担保(寿光市)等精神迫害 *山东公安系统的秘会与寿光惨案 据媒体报道,2001年5月18日山东公安系统曾在潍坊市召开秘密会议,落实包括北京在内的八省市大规模抓捕法轮功学员计划山东是所谓八省中的一省在随后的6月初,发生了寿光惨案 “官员对陈女士的残忍暴行在那时看来还是一个极端的特例酷刑在中国很普遍,但甚至陈女士的家人都认为她的死是一个异常现象――是因不幸遇到一个特别凶残的狱卒而造成死亡然而从那以后,法轮大法修炼者定期在潍坊监狱去世,大约一月一名,因此使人怀疑这并非是某个个人的责任相反,暴力看起来是有计划有步骤的,政策来自北京,地方具体执行”(华尔街日报,伊安·约翰逊,“一个中国城市如何为掌控法轮大法而诉诸邪恶暴力”) 明慧网报道,2001年6月4日上午,山东潍坊地区寿光市警察在孙家集镇马家村抓捕了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在不到三天时间里,两人被打死,一位是寿光市孙集镇马家村60岁的王兰香,另一位是潍坊市畜牧局37岁的职工李银萍这使潍坊地区自1999年7月以来的22个月里被打死的法轮功学员上升到22名 6月4日当天,恶警们无视街上围观群众的指责,光天化日之下,象土匪一样当众撕掉学员的衣服暴打,之后被强行带到孙集派出所内曝晒一天,被戴上手铐不许说话,并逐个进行非法审讯,如不配合就遭到严刑拷打晚上,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被送进寿光市看守所 6月6日下午,学员们向看守所反映无罪被抓的情况要求释放,被看守所恶警们拖到走廊上拳打脚踢,并用胶皮棍毒打,将其中6人捆绑在专门对犯人施用酷刑的铁椅子上晚上,以所长和王队长为首的恶徒们喝酒壮胆,对这6个被绑在铁椅子上的学员再次施行惨无人道的迫害恶徒们使用橡胶棍和电棍,五、六个人对付一个学员,先搧耳光,之后将学员胳膊反拧过来,还有拽着头发的,轮流用橡胶棍往学员身上、腿上猛抽猛打,满口污言秽语橡胶棍被打裂了三次,中间的铁芯脱落出来,它们就又换上新的橡胶棍继续毒打,同时用高压电棍进行电击学员被打昏迷了,它们就用凉水泼醒后再打,惨无人道的疯狂迫害持续了四个小时之久 其中一位30多岁的年轻女学员拒不配合邪恶的要求,被撕光了衣服,打得全身黑紫,没一点好地方,被打晕几次,凉水泼醒之后又用电棍电击,痛苦的喊叫声震惊了整个看守所的在押人员就是这样,恶徒们仍不罢手,其中一个丧心病狂地说:“把你们弄到屋里弄死算了,我们把你轮奸了!”这时,这位年轻女学员已开始吐血,但身披警服的恶图们仍然继续毒打、电击打累了之后,还说明天接着来 法轮功学员们被锁在铁椅子上一整夜,被迫害最严重的一位女法轮功学员不停地呕吐,直到早上5、6点钟,已处于昏迷状态,脉搏全无看守们根本不管,说“死不了,怕什么”后来看实在不行了,才把她送到寿光人民医院,并派便衣严密看守,该年轻女学员直到7日下午仍未脱离危险,至今生死未卜与此同时,看守所伪造假证,让在押人员证明曾在看守所被打前就吐血,并强行记录以作逃脱罪责的证明 另一位60多岁的学员,也被人性全无的邪恶撕光了衣服,打至昏迷,小便失禁,直到休克,看守所怕出人命承担罪责才送往医院下午又把另两个打得很严重的学员送到寿光人民医院 观察家认为,寿光市的虐杀事件多半与山东公安系统在潍坊市召开秘密会议,落实八省市大规模抓捕迫害法轮功学员计划有关当时身为省委书记的吴官正对此有无法推卸的罪责 *山东——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省份之一 1999年到2002年吴官正任中共山东省委书记期间,山东省是迫害法轮功最严酷的省份之一,也是通过民间渠道透露出的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案例最严重的省份之一据资料统计,从1999年7月至2003年10月的51个月里,山东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就有93人,成为仅次于黑龙江省(128人)和吉林省(102人)的第三个省份,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有70多岁的老人和不满八个月的婴儿 首例被披露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发生在山东省招远市1999年10月7日,42岁的招远市张星镇赵家村赵金华,1999年9月27日去地里干活时被镇派出所抓走,之后用胶皮棒抽打,用手摇电话过电,被勒令赤脚站在水泥地上,被打得右半身从头到脚都疼痛、麻木,小便带血,两腿疼痛,不能吃饭,从腰部往下整个臀部都发紫发黑,她脸色蜡黄,双眼闭着倒下去乡亲们说:“赵金华是当地有口皆碑的好人” 据消息人士报道,自赵金华被毒打致死事件发生后,公安系统非但不追查惩处杀人凶手,反而严厉稽查将赵金华被害致死一案消息传递给外界的所有有关人士招远市有10名法轮功学员因传递消息而被捕,法轮功学员李兰英、池云玲、陈世环等被以「非法向境外提供情报」罪名遭刑事拘留,并面临判重刑 2000年6月18日,路透社报道了山东淄博一位年轻的电脑工程师苏刚,因追随法轮功修炼而在精神病院被一再注射药物而死亡的事例报道说: “苏刚,东部山东省淄博市的一位32岁的电脑工程师,今年为支持法轮功而去北京请愿,然后被逮捕人权与民主信息中心在一个声明中说,5月23日,尽管苏没有任何精神失常的迹象,警察仍将苏送到精神病医院,并且每天给他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系统的药物这个声明说,在苏的家里人进行了一场绝食抗议之后,苏于5月23日被释放 人权组织引用苏的父亲苏德安(译音)的话说,在苏被带走之前,他的身体是健康的但是回来时则迟钝、动作迟缓、虚弱并且无法吃东西苏于6月10日死亡” 苏刚死后,他的亲人行踪被盯梢6月14日,苏刚的父亲苏德安、叔父苏莲禧因欲向齐鲁石化公司领导递交一封公开信而被数十人阻拦,送往派出所审讯,住处有公安人员日夜监视苏刚的亲人无法将苏刚致死一事向有关方面反映 “如此系统化的暴行对社会的影响难以估计没有任何一例死亡事件在中国媒体上报道出来只有直接接触镇压的人们才知道镇压的范围和残暴”(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