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神经兮兮的七个不要讲

点击量:   时间:2017-09-01 09:01:33

这两天轰动于网上的一句话,莫过于“七个不要讲”,听口气以为出自大人之口,要小孩子不要信口开河再看看内容,看起来像是来自党内高层的训令,要大学教授们不要胡说八道但又来得鬼鬼祟祟,没有正式文件有些学者出面证实,是做了口头传达的 共产党做事往往喜欢用口头传达早年跟出身打游击有关,土包子的做法后来就发现有几个好处,可避免日后党内斗争时承责,口头传达不留踪迹,可以推来推去据说六四下令屠杀的重大命令就是口头传达的,到现在要找到一个批条都办不到另一个好处大约就是因为现在已不是毛那样的专制时代,这是一种见风使舵的测试法,实在行不通了,虎头蛇尾,自动消失 正因为如此诡秘,不少人一如既往地对“新政”抱有幻想他们猜测第一,这样愚蠢的“训令”不至于出自习近平,也不会是李克强,这样的计算就给日后他们期待的政改留下一丝希望的夹缝至于刘云山,一向就是一个意识形态的党棍,这样做倒有可能,也是他的专项但只要习李未亲自说,尚可期待第二既然这样地偷偷摸摸,说明下令的人也多少感到心虚恐怕很难持久的了 这种期待也不是全然没有道理,看看七个不要讲的内容,严肃地说让你感到一股文革回潮的寒气;调侃地讲让你觉得简直是痴人说梦,全然胡说八道,一点点都不足信也知名记者高瑜就说:“根据中办九号文件,要进行全民教育,看来高校也许是上海地区已经先行,对高校教师要求的‘七不讲’,纯粹是擀面杖吹火,行得通吗?那不是让全体教师讲谎言吗?高校毕竟不是媒体,经历30多年,中国怎么能退回老毛时代?让知识分子全部钻进马王堆可能吗?” 七不讲包括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 可怜的是,地球上搞“七不讲”的国家恐怕极其稀有即使中国的周边国家,包括缅甸也意想不到如此快速地进行了自由大选;即使越共,现在也急不可待地要把国名改成越南民主共和国,至少有意愿要向民主靠拢剩下的,除非硬要把中国和朝鲜拉到一起诚然,中国是一个到现在都不讲人权的国家,然而,习李政权上台伊始,各界普遍对其至少几年后开创新局抱有期待,竟然能够公然说出不要讲普世价值、不要讲新闻自由、不要讲公民权利的话来?去完全粉碎人们还残存的一点点幻觉?何况,要高校老师七不讲,即使用丢饭碗来恐吓一时封住一些老师的口,大学生也不全都是傻瓜,人人都有手机,都有网,难道他们个个觉得不要人权,不要新闻自由更好? 至于不要讲党的历史错误一句,就显得严重违反常识,愚不可及抛开共产党原始的土匪性质不讲,49年以后,三反五反,土地改革,公开的杀人越货,几千万受害者的子孙能够忘记吗?反胡风,反右,把大批稍有良知和才气的知识人视为粪土,踩在脚下,处以酷刑,其中稍有反抗意识如林昭者便惨遭杀害,活下来的难道都得了老年痴呆症?老毛疯狂发动大跃进,让人把自己家的门闩铁锅拿去炼铁,三年下来,饿死四千万人,饿死的不会说话,但是还有如杨继绳这样不肯修改历史的“史官”,硬要细细抖落这段骇人听闻的历史;大跃进时代毛的疯狂即使在共产党内部也难以忍受,而有所谓七千人大会,毛被迫做一个假惺惺的检讨,但怀恨在心,而有惨无人道的文革,为清算党内对手,操纵数千万无知的小青年武斗,死亡的人比毛梦想的用原子弹杀死的人还要多 “七个不要讲”别的暂且不管,不要讲共产党的错误,这像习近平这个被大家认为父亲受尽毛的压制,自己也经历文革艰辛的人所说的话吗? 其实也难说,习近平不久前就说过一句让铭记文革惨剧的一代人大大失望的话:大意是共产党统治的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应整体地去看,不要割裂开来这话怎么讲?如从共产党的本性看,的确,前三十年,后三十年,不变如从共产党执政的历史看,前三十年同后三十年有重大区别前者是毛独裁,杀人如麻,毛强迫人人阶级斗争的恐怖时代;后三十年,至少开启了经济开放,共产党内自然涌出胡耀邦赵紫阳习仲勋这样的开明领导人,他们试图把中国推入一个更加文明开放的社会六四为中共的开明领导人彻底送终三十年改革下来产生了大批新权贵然而,像毛那样专制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假若这句话真来自高层,那么它的背景就是恐惧高层对于网络时代不可遏止点滴漏出渐成涓涓细流的公民活动的恐惧如果不站在历史的高处领导这个至今都不能融入人类主流文明的国家,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