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欧债危机不至于让金砖四国偏离航道

点击量:   时间:2018-02-04 16:24:34

* 经济非常疲软,但不会重演2008年危机 * 美国经济和贸易韧性提高 * 发展中国家将受波及,但有放松政策的回旋空间 撰稿 全球经济主编魏伦(Alan Wheatley); 编译 艾茂林/孙茉莉 路透伦敦12月15日电---巴西增长嘎然而止.俄罗斯政治风险升温.印度卢比创纪录新低.中国经济明显放缓. 庞大新兴市场的好日子是不是已经到头了?毕竟就连10年前创造"金砖四国"(BRIC)这一缩略词的高盛,也认为四国对全球经济成长不大可能再做出更大贡献. 不过好运还不会那麽快结束.受拖沓不决的欧债危机影响,进入2012年全体新兴市场都面临强大阻力,而尽管如此,分析师们仍然坚定预期新兴国家依旧会是重要的增长引擎,将带领世界经济回到更美好的岁月. "到明年下半年,中国和其它新兴经济体成长增强,应能抬拉全球经济活动,"渣打银行首席全球分析师赖恩斯(Gerard Lyons)说. "这场复苏将在东方兴起,并为西方所感知.如果有人需要见到列强之均势发生转移的证据,那麽这就是证据,"他在渣打的2012年前瞻报告中写道. 就在金融市场默默等候标准普尔下调多数欧元区成员国评级的时候,周四惠誉率先将印尼主权信用评级上调至投资级,仿佛印证了赖恩斯的上述观点. 惠誉主管Philip McNicholas说,"调升评级反映出印尼经济成长强劲且富有韧性,公共债务比率较低并正在下降,外部流动性提高,以及总体宏观政策框架稳健." **外资流入下滑** 在当今这个供应链盘根错节、资本流动瞬息万变的年代,任何一国可不受世界局势影响而独善其身的想法只可谓痴人说梦.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数据显示,在全球金融危机高峰期2009年,发达经济体萎缩3.7%,同时新兴和发展中国家增长也从2008年的6.0%放缓至2.8%. 同样,欧债危机也已经在产生深远影响,因欧洲进口需求滑坡,欧系银行在非核心市场收紧信贷,而那些曾经大笔投资新兴市场追逐高回报的投资者,也开始销声匿迹. 美国银行美林新兴欧洲经济与固定收益策略主管David Hauner称,2012年投资者要把握的关键,就是判别哪些国家和地区对变幻无常的外资流入没有依赖. "预计这类资本流动将非常稀少,至少明年上半年会是这样,"Hauner在一次简布会上说. 因此,该行预计身为资本输出大户并越来越依赖内部需求的亚洲,2012年增长率料仅下滑0.5个百分点至7.0%.俄罗斯应能实现3.6%的增速,只要高油价继续为该国带来收支盈余. 但明年土耳其可能时局窘迫,因为该国一贯要靠外资来填补信贷消费旺盛内需造成的大额经常账赤字.美银美林预计,继2011年扩张逾6%之後,明年土耳其经济将遭遇零增长. TEB-法国巴黎银行固定收益分析师Erkin Isik说,"如果明年新兴市场资本流入下滑的风险成真,将导致经济成长大降,经常账赤字收窄,就像2008年危机一样." **政策回旋空间** 就乐观的角度来看,与2008年9月投资银行雷曼兄弟倒闭引发的影响相较,欧元眼下对其他国家造成的冲击相对要小. 周四公布的初请失业金和纽约州制造业数据显示,美国经济正在缓慢回升,而非进一步陷入衰退. 且全球贸易融资并没有一如此前雷曼破产後突然消失无踪,当时曾因此造成全球贸易骤降20%. 据瑞银集团(UBS)首席新兴市场经济分析师Jonathan Anderson,11月新兴市场出口额持平. 这虽暗指出口量继续较上月萎缩,但Anderson指贸易量没有大幅减少的事实暗示,对欧系银行融资会大举减少的忧虑有些过了. 同样可以乐观看待的一点是,很多新兴市场已开始放宽政策来缓冲欧洲带来的影响.巴西和印尼两国已下调利率. 中国业已降低了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并调整税率帮助小型企业,且在抗通胀转为保增长的过程中,中国政府采取多种措施让更多的人享受到福利.多数分析师仍认为,中国2012年至少仍可实现8%的经济增长率,尽管有人对其银行业质素和房地产过度投资心存忧虑. 汇丰银行新兴市场分析师Pablo Goldberg和Betrand Delgado在报告中称:"就目前来看多数政策缓慢而有序的实行,更重要的是在动用政府力量上,多数新兴国家受到的限制要少於发达经济体." **奋起直追** 就更大范围来看,撇开欧元区风暴对经济的冲击,新兴市场在推动消费水平和技术能力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迎头赶上的潜能巨大. 在高盛最近做出的长期预估中,以Dominic Wilson为首的经济分析师称,BRIC的崛起是如此迅速,过去十年间全球产出近一半的增长来自BRIC,在推动全球未来的经济增长上,其他新兴市场较BRIC可能会有更大的贡献. 诚然,虽全球经济中心将继续偏向BRIC,但作为一个整体其增长潜能或许已达到峰值. 不过其他国家,一些较大的发展中国家正接过接力棒,Wilson称,这个十年全球经济增长年率有能力会触及4.3%. 高盛分析师称,这不仅将超过上个十年3.5%的年增长率,且将为全球经济设下更高的标准,因未来人口及报酬递减等问题料将逐渐抑制全球经济增长.(完) --译文审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