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台湾DRAM业廿年黄粱梦觉 明年面临生死抉择

点击量:   时间:2017-10-02 17:05:40

* 台湾DRAM业节节败退,先天不足後天失调 * 全球总市占率仅余约5%,五业者五年亏损逾3,500亿台币 * 业者面临财务周转、制程转换及业务转型课题 * 明年料持续亏损,全球版图愈乏台厂容身之处 记者 张雅菁 路透台北12月16日电---有矽岛之称的台湾,记忆体这块曾获政府大力支持的"兆元产业",却因先天不足且後天失调而节节败退.继业者连年亏损而溃散後,眼看明年DRAM价格仍乏回升可能,将是决定台湾DRAM业是否终究只是一场梦的关键一年. 目前备受关注的五家DRAM(动态随机存取记忆体)业者茂德5387.TWO、南亚科(2408.TW)、华亚科3474.TW、力晶5346.TWO、瑞晶4932.TWO,分别面临财务周转、制程转换及业务转型等不同课题,但共同点就是都在咬牙苦撑,或是因为银行团不肯认赔,或是背後大股东不愿失面子,而政府在明年大选前更不乐见传出企业倒闭的消息. 然而,眼看韩国三星(005930.KS)已称霸逾40%市占率,台湾厂商在缺钱、缺技术、缺规模经济下,在市场里已被完全边缘化,尤如韩厂的俎上肉.五年来台湾五家业者总计净损超过3,500亿台币,合计市占率仅余约5%.分析师认为,台湾DRAM厂已到存亡关头,该是黄粱梦觉的时候. "必须尽早做处理.国外都很直接,大公司还不是说倒闭就倒闭.台湾要思考这问题,如果未来已经没有胜算的话,要尽早止血,"工研院IEK分析师彭国柱称. 台厂中茂德为最危急的一家,负债比高达118%,流动比仅10.9%.今年每月营收平均不到10亿台币,陷入缺钱买原料的恶性循环,11月份更仅4亿台币.且在利息亦无力支付下,该公司上月与银行团,就570亿台币债务达成暂时降息协议.至於茂德希冀银行同意以债做股,及引入策略投资人,则仍只闻楼梯响. 根据研究机构DRAMeXchange调查,全球DRAM产业於第三季度总营收约65.66亿美元,较上季大幅衰退19.4%.由於总体经济持续疲弱、供过於求情况加剧,导致当季DDR3 2Gb合约价均价跌幅高达35%.除了三星,其余记忆体厂商皆缴出赤字财报. 然而即使今年已见两波减产,在韩厂并未跟进下,价格不见止跌,各DRAM厂陆续跌破现金成本.截至12月上旬,DDR3 4GB合约价格自5月高点跌幅达55%,来到16.5美元,DDR3 2Gb的现货价格则逼近金融风暴时DDR2 1Gb最低价0.6美元. DRAMeXchange认为,此波减产潮可能迫使产业整并,届时DRAM产业将正式成为寡占市场.而小厂首当要务只能以减缓现金流出为主要目标,再者则是积极转型成专业代工厂,或是调整产品比例至行动式记忆体或是服务器记忆体,力图生存. 根据研究机构iSuppli,今年压抑半导体产业的主要区块在於记忆体,DRAM,SRAM,NOR Flash等,今年营收预估将衰退15%或更多.而记忆体市场在2012年不见好转,所有产品,包括NAND型快闪记忆体(Flash)均料将衰退. 参看全球DRAM业者2011年第三季市占率图表,请点选(r.reuters.com/fab65s) **先天不足** 回首全球DRAM产业二十多年来的发展,一直难以跳脱暴起暴落的宿命.过去美国德州仪器TXN.N、IBM(IBM.N),甚至台湾宏基(2353.TW)集团等国际大厂都曾投入,但仅风光一时便黯然退出. 追究背後原因在於DRAM为一种广泛用在个人电脑(PC)、数位电视、手机、游戏机等电子产品上的储存装置,虽然功能犹如螺丝钉一样不可或缺,但因产品差异化小,演变成如同大宗商品(commodity)一般,极易因为竞相扩产而使价格暴跌. 台湾厂商另一先天不足之处在於,技术皆为海外大厂授权,种下仰人鼻息的命运.当资金充沛的一线大厂不断领先微缩制程而得以降低单位成本之际,整体产能随之增加,供需失衡的後果,就是台厂这种小角色来承担. 彭国柱指出,台厂注定失败之因在於"头尾都不是自己所掌握".技术转进由母厂决定,权利金也是母厂决定,产品最终销售给母厂,价格同样是看母厂脸色. "头尾都是母厂决定,怎麽可能赚钱?"他称,"现在台湾亏那麽大是因为制程落後太多,三星在3X奈米做很多了,台湾唯一只有南亚科在4X奈米,落後一个世代,成本差约二成." 曾主导台厂整并的前经济部长、现任行政院政务委员尹启铭即指出,南韩、日本、美国、欧洲企业均自行开发制程并掌握关键技术,2004年研发支出占营收比重在10-21%,反观台湾该年研发支出占营收比重仅6%.至2007年四家主要DRAM业所支付技转费用达4.7亿美元. **後天失调** 另一方面,科技产业革命性演变,则让台厂显得後天失调.2008年金融海啸的创伤还来不及复原,另一个看似没有尽头的严冬紧接而来--PC产业步入成熟期,成长趋缓,主攻PC用标准化DRAM的台厂首当其冲,被远远抛在後头. "谁会想到会有苹果(AAPL.O),会有平板?以前英特尔(INTC.O),微软(MSFT.O)做PC多稳定,跟着世界级的的走就好了.但突然来个苹果革命,大家都跟着遭殃,"一向以DRAM业在位最久CEO自居的力晶董事长黄崇仁称. 已宣布转型晶圆代工及NAND快闪记忆体的黄崇仁感慨地称,"我从2007年之後,对DRAM业全部改观,以前再辛苦,从没有价格低於现金成本或变动成本.但2007年之後我大开眼界,价格一掉,就不知道底." 根据Gartner数据,全球DRAM产业在2007-2009年共亏损180亿美元,而在2009至今年第二季则合计获利153亿美元,回收了约85%.但这153亿美元的获利分配极为不均,仅韩国三星及海力士006600.KS不仅弥补了亏损还倒赚回来.三星每亏损的1美元,已回收8.8美元,海力士则为2.08美元. 其余尔必达6665.T,美光MU.N及台厂均仍处於红字.尔必达当时每亏损的1美元,目前仅回收0.67美元,美光则是0.43美元.台厂则是以南亚科最惨,仅回收0.01美元,因为同时间持续押注数百亿台币转进40及30奈米制程. "此时此刻,DRAM产业非常擅长於分配财富,把财富从台湾拿走,放到韩国去.南亚科与华亚科很不幸,在2010年当产业转盈时,只有他们还在为了成本高昂的制程转换挣扎,"Gartner分析师Andrew Norwood讽刺地称. **错失整并时机** 但被笑称为"DREAM"做梦产业的台湾DRAM业并非不曾有过翻身机会.在上一波金融风暴横扫、台湾科技大厂无薪假正烈、德国奇梦达宣布倒闭的时刻,台湾官方於2008年底开始出面主导产业整并,希望在规模与技术等方面与韩厂分庭抗礼. 当时经济部积极介入欲整合台湾六家厂商成立一家新公司,并引进海外大厂尔必达或是美光的技术在台扎根.一山不容二虎的态势,曾让美光与尔必达高层频频奔走台湾经济部,争取青睐,藉此扩大自身的市占率,同时取得政府资金. 而後经济部并主导成立新DRAM公司--台湾创新记忆体公司(TIMC),并选定尔必达为技术合作夥伴,计划互相持股约10%.此外,经济部并提供300亿台币的预算,让各厂商提出产业再造计划,目标整合成1-2家阵营. 不过在这整并计划还未能有机会印证其可行性前,一切努力已因为业者彼此之间利益纠葛,以及立法院一纸"为免虚掷公帑,要求停止此计划"的决议,而宣告破局. "以後如果又出问题,就不要怪我们没做事,"当时一名经济部工业局官员曾私下向路透称.不料一语成谶. 事实上,回顾DRAM"惨业史"就是一部不断上演的整并史,而背後多可见政府主导身影,如今全球第二大的海力士及排名第三的尔必达皆然.不过,这回台湾官方显然已乏施力点. 尽管行政院院长也是国民党副总统候选人吴敦义公开表示会协助厂商,促成整合,然而在各厂技术及财务现况分歧,政府也无意出资下,整并已俨然不可能的任务. 据了解,主管机关--经济部这回态度化主动为被动,由业者自己去洽谈新投资人,官方仅针对个别厂商的状况给予支援.例如出具评估书,协助力晶向银行团争取展延债务,但内容终究回避了为力晶前景背书. **各觅出路** 展望未来产业版图挪移,台厂两大阵营中,与尔必达结盟的这一支线已几告全面高举白旗.茂德已经连续两季交不出财报,9月後股票停止交易,而原拥品牌的力晶亦淡出,与茂德一样厂房设备待价而沽;至於尔必达与力晶合资的代工厂--瑞晶早已由尔必达主控. 2011年初即步入转型期的力晶上月表示,2012年起将转攻NAND型快闪记忆体及晶圆代工,占产能分别20-25%及60%,DRAM产能则降至仅15-20%,以挥别DRAM产业的景气循环风险. "我们当然还有DRAM时代产生的问题跟包袱,"黄崇仁称,"我们现在把新方向决定後,要把包袱一个一个拆解掉,在未来我们自己认为机会好一点点." 成立於1994年的力晶,最风光时曾经一年每股盈余(EPS)达到逾5台币.但自2007年以来累计亏损999亿台币,目前负债比82%,流动比仅11%.正与银行团协商,希望就约400亿台币的联贷再获同意展延还款. 然而,厂商在转进快闪记忆体时,目前看来也只能在客制化而小量的利基型产品寻找商机,玩不起占全球八成市场的主流型NAND.更何况台厂多年来空谈转进利润较丰的NAND,成果其实不丰.在主要大厂NAND已进入2X奈米制程下,脚步落後的台厂恐将面临在DRAM同样的困境. "力晶会不会成功我不知道,但力晶四、五年前就说过要做flash了,"一不具名的本地券商分析师称. **台塑集团比气长?** 至於与美光结盟的南亚科、华亚科阵营,尽管背後富爸爸--台塑集团不断增资这两家不曾盈利的DRAM事业,但分析师认为未来命运紧系於台塑集团是否心一横决定停损,以及与美光的中长期合作策略的重新谈判. "最大问题在於台塑集团会持续支持南亚及华亚多久?有人说台塑有两个选择:赔钱或赔面子,"Gartner的Norwood称. 预计明年开始量产3X奈米制程的南亚科在上月办理300亿台币的私募现金增资,再次由台塑集团全数认购.在数度增资补亏後,资本额已膨胀至仅次於晶圆代工龙头台积电(2330.TW).南亚科自2007年至今年第三季已合计亏损1,140亿台币,而台积电则是2010年全年净利达逾1,600亿台币. 而一旦台塑决定止血,也将牵动美光的命运.Norwood分析指出,美光将无力独自支应所有产能需求,同样也将面临存亡关头.因此他认为此时是台塑集团向美光争取NAND技术输出的最佳时机,加入转型行列. "美光拥有NAND技术且与英特尔合作.南亚科有机会藉由与英特尔及美光合作,切入快闪记忆体市场,"Norwood称. 而IEK的彭国柱亦认为,目前台塑最佳的策略应是将华亚科股权全数出售予美光,退出制造;而拥有品牌的南亚科则向营运亦艰辛的美光要求NAND技术合作. "去谈total package(全套方案),跟美光分析利害关系.一直亏下去,台塑也无法支持了,而如果华亚科不能玩,美光也不必玩了,"他称,如此一来,明年最终可能存留的台湾DRAM厂恐怕只剩南亚科及华亚科,确定台湾DRAM产业梦一场的态势. 美银美林证券11月研究报告指出,记忆体类股中首选龙头三星,及快闪记忆体厂SanDiskSNDK.O,其次为美光及东芝(6502.T).最不推荐个股则是台厂与尔必达. 以"冰河时期"形容此刻DRAM产业的法银巴黎证券分析师Peter Yu在报告中便称,DRAM需求弹性已远不如前,恢复供需平衡的唯一办法就是进一步减产及整并. "该是解决无以为继的生意的时候了,"他称.(完) --集体采写 詹颖颐/陈嘉璐; 审校 林高丽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