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中国基金业寄望向资产管理公司转型实属困兽之斗

点击量:   时间:2017-10-01 03:12:08

* 冰河期中的基金业寻求突破 * 向资产管理公司转型被寄于厚望 * 然能否以此凤凰涅盘并不乐观 * 业界普遍表示打铁还得自身硬 记者 毕晓雯/朱球 路透深圳12月5日电---陷入冰河期的中国基金业,正努力寻求突破,寄厚望於监管层能放开对投资范围的限制以向资产管理公司转型.但业界也认同需先反求诸己. 周末在深圳召开的"第十届中国证券投资基金国际论坛"以向资产管理公司转型做为主题,但业界对仅靠扩大投资范围能否令基金业凤凰涅盘的看法并不统一,更多的焦点,还是聚集在基金业该如何提高自身水平、适应市场运行机制以及法律法规的建设上. 他们表示,中国经济的发展的确提供了更多管理更多资产的空间,包括房地产、债券、私募股权、海外市场等,但基金行业自身的公信力够不够,是否建立了有效的风险管理系统,以及有没有适应市场化的运行机制,都是基金行业需要自我省视的问题. "从前的一个大爷,以後要吃百家饭,不容易的……"运营一只债券投资私募基金的上海耀之资产管理中心合伙人王小坚称. 而沪深交易所的两位总经理不约而同在论坛中向基金公司哄抬新股定价开火的发言,则反映出基金行业公信力的失缺已至极限,目前推动基金公司向资产管理转型可能暂不会得到监管层的认可. "发行人想卖高价无可厚非,但很奇怪基金公司做为购买方,80倍的市盈率可以接受、90倍的市盈率可接受、150倍的市盈率可接受,到那麽高你怎麽可接受的?"上海证券交易所总经理张育军说. "定价这麽高为何基金还出价买,是否自律了?"他向与会的基金经理们提出了这个问题. 以1997年的中国"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办法"出台为标志,该行业发展已近14年.2007年是基金行业发展的顶峰,自此以後,随着中国A股市场的不断下跌,基金业也逐渐进入冰河期.而一直以来,证券投资基金都以股票、债券及货币市场产品三大类为主. 2007年,中国基金规模高达3.5万亿元人民币,截止目前则缩水至2.1万亿;而同期上海A股指数.SSCE,则从逾6,000点下跌至目前的2,330点. **落寞後寻出路** 于此同时,信托业凭借经营模式的灵活性以及投资范围的无限性,在PE、房地产、基建产业、信贷票据等业务上斩获颇丰,在基金业不断走下坡路的时候,则迎来了一轮蓬勃发展. "看着信托业火红的发展,基金公司十分羡募啊!"华宝兴业的一位基金销售人员称. "我们也需要更多的投资标的."南方基金总经理高良玉就指出,随着证券市场表现不佳,基金没有给投资人带来更好的回报,反而银行的理财产品、信托产品,由於采取的是绝对收益的方式,吸引了很多的资金. 近年来,中国监管层也不断推动公募基金进入创新业务的试点,包括专户投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试点等.证监会前主席刘鸿儒在这次论坛上就指出,基金业目前正遭遇基金业资产管理规模迅速下降,可投资范围狭窄,基金业缺乏长期资金来源等问题. "什麽都能投,并不是基金公司目前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交银施罗德投资总监项廷峰指出,"市场机制、制度机制的完善,才是行业需要面对的." 王小坚也指出,如果要转型为更为广泛意义的资产管理公司,至少需要加入新的团队,因为目前几乎所有的基金都只涉足于标准化的证券市场. "相比较长期从事保险资产管理的保险资产管理公司,从事股权投资的PE,基金没有有团队和人员上的优势.同时在内容的运营上,基金也没有成熟有效的流程.这些都需要增加,这是一个大的系统工程."他称. **困兽之斗** 显然,业界人士都是心知肚明,解决行业瓶颈问题并非"转型"就灵,如何适应市场运作机制、完善行业考评机制、建立诚信的市场环境,才是行业整体努力的方向. "如果只做传统业务,只是以战胜市场为目的而不能为投资者带来收益的话,基金的业务肯定会受到限制."高良玉称.这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却揭示了基金业一直以来以追求相对收益做为行业考评标杆,而非为投资者赚钱为长期目标的考核体系的制度性缺陷. 而不能为投资者带来长期稳定的回报,其实是基民们泪断基金投资,不断忍痛赎回的问题所在. "希望国内的基业公司不要总觉得自己受到了限制,在新兴市场这是很常见的……能获得绝对回报的公司,还是会受到市场欢迎的."施罗德集团首席执行官Gray称. "国外考评一只基金的好坏都是看三年、五年,我们这儿就看每年一次的净值排名,这难免会导致基金经理的短视."专业研究基金业的好买基金公司副总经理杨文斌就指出,"以交易所总经理指责新股高定价为例,如果看到新股要涨,基金经理为了净值考虑,难免会有参与炒作的心态." 而监管层对於基金业的转型诉求,也采取了回避的态度.新任证监会主席郭树清也参加了此次论坛,他于前一天的另一会议上首次阐述其上任後对证券市场的监管思路,强调对证券内幕交易"零容忍";而两大交易所总经理责问基金公司在新股定价上的行为,则让"转型"这一话题更显突兀. "首先要求诸于自己,然後再求诸于他人,最好的办法是求诸于自己."张育军称,"任何环境下,证券公司、基金公司总有好坏之分." 他指出,基金业自身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比如说要建立严格的市场估值体系,冷静一点、专业一点、看得远一点、成熟一点,不要那麽盲动.(完) --审校 杨淑祯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