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特别报道:中国繁荣颠倒澳洲经济

点击量:   时间:2017-07-04 14:02:46

撰稿 David Lague 编译 张涛/张荻/蔡美珍/程琳/李春喜 路透澳洲珀斯12月1日电---渴求资源的中国崛起为经济超级大国,带动西澳洲出现有史以来最兴旺的局面.两年前,哈默(Kevin Hammer)决定抓住这个机会. 在印度洋沿岸的一个白色沙滩旁边,他与合夥人经营着一个钢结构加工与焊接工厂.矿业巨头在澳洲红色沙漠中挖掘铁矿石,向北方邻国出口.哈默期望向这些矿业巨头销售更多的产品,于是花费70万澳元(70.07万美元)购买了工厂旁边的一块土地. 但中国红利一直没有降临. 相反,他们却饱尝中国繁荣给澳洲制造业带来的负作用.澳洲的金属与能源出口如此红火,推动澳元急剧升值,结果导致澳洲制造商的产品竞争力下降.形势急转直下,哈默说,澳洲矿商对他讲,他的成本没有竞争力,因此把合同交给了亚洲供应商.哈默解雇了五分之二的工人,而且时常需要没事找事,为剩下的工人安排一些活计打发时间. "你看见那些形状奇特的钢板了吗?我让工人切割出那些东西,只是为了让他们有事做,"他指着一些钢板说道.这些钢铁用焊枪切割成了老式卡车和工业起重机."那些人推动澳元升值,却反过来说我们的产品太贵,"他边说边摇头,"这令人非常,非常沮丧." 浏览矿业/制造业资本支出图表,请点击(link.reuters.com/qyr94s) 浏览矿业/制造业就业图表,请点击(link.reuters.com/syr94s) 浏览2010年各行业出口图表,请点击(link.reuters.com/xyr94s ) 澳洲矿业项目分布地图,请点击(link.reuters.com/qex94s) **澳洲病** 工业家警告称,澳洲已经患上了"荷兰病".这个词最初用於描述1960年代北海原油的发现对荷兰经济的影响.当时荷兰能源出口大增,货币也随之升值,而大部分制造业则受到重创. 负作用:初级大宗商品向亚洲的出口节节攀升,刺激澳元自2006年以来升值了将近50%:现在兑美元已经达到平价,而2006年汇率只是0.70美元. 澳元升值进而推高了劳动力和制造业中的其它成本,熟练工人纷纷转向工资较高的资源类企业.而对於像哈默这样的企业来说,澳元坚挺使其更难以在价格上与外国的商品及服务提供商竞争. 结果:据影响力较大的游说组织--澳洲工业集团(Australian Industry Group),在过去两年,澳洲制造业估计损失了10万个就业岗位,相当於减少了10%.澳洲工业集团执行长Heather Ridout在上月讲话时警告称,以大宗商品主导的经济所造成的扭曲非常严重. 她说,"在我们说话之际,他们正在我们的工业结构中烧出千疮百孔." 当地的经济学家和政界领袖称,中国时代造就了澳洲的两极分化:一面是矿业和为其服务的企业爆炸性增长,而另一方面则是制造业、旅游和其他行业受到了中国因素的负面影响.几乎所有人都在谈论"双速经济". **经济的两极分化** 经济两极分化在政治上对工党吉拉德少数派政府构成了严重挑战. 本月,澳洲议会下院通过了向大型铁矿石和煤炭企业盈利征税30%的立法,以推动澳洲预算平衡并将社会财富由矿业向其他部门转移.该税法将於明年7月实施,预计前两年将徵收77亿澳元.该法案还有待参议院的批准. 澳洲绿党领袖、参议员Bob Brown称,"大家普遍认为,我们的情况好於其他西方国家,因为我们是中国的原料供应者.但双速经济越来越受到诟病". 澳洲人认为,这种现象很大程度上与中国制造有关.这是因为与其他经济体相比,澳洲受到中国日益庞大的经济的影响要更大. **中国对澳洲经济的推动** 单单是去年一年,澳洲对中国的商品出口额就增长了39%至648.4亿澳元(649亿美元).对中国出口目前占澳洲出口总量的四分之一.对中国出口的增长给澳洲整体经济带来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 澳新银行(澳盛银行,ANZ)数据显示,2004年到2009年间按名义购买力平价计算,澳洲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年均成长率在5.3%.同期商品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超过50%. 目前中国需求是商品出口繁荣的最大动力.澳洲资源和能源经济局(Australian Bureau of Resources and Energy Economics)数据显示,截至6月的一年,中国在澳洲资源出口的占比达40%,2001年时仅为7%. 中国因素还在其他方面发挥着作用.中国取代英国成为澳洲最大的游客来源国,去年共有50万中国游客造访澳洲,为本地经济带来了30亿美元的收入.中国留学生涌入澳洲的大学,目前在册留学生有共12万,令澳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中国留学目的地国家. 中国对澳洲经济的影响力不断扩大,也助长了对中国力量的忧虑. 美国总统奥巴马11月访问澳洲时宣布,美军陆战队将在澳洲北部城市达尔文驻扎多达2,500人,此举似乎是冲着中国而来.奥巴马宣称,这是美国在澳洲扩大兵力部署的第一步.中国方面对此大为不满. 澳洲民众似乎并不反对.今年稍早,澳洲外交政策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中心(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的一项民调显示,65%受访者表示,他们认为中国的目标是主宰亚洲.44%认为,未来20年中国可能对澳洲构成军事威胁. **南半球的瑞士** 许多澳洲领袖认为,对於澳洲双重经济面貌及中国因素影响的疑虑过度.澳洲经济已经连续成长20年.在出口强劲的稳定支撑下,尽管欧美遭遇大萧条时期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澳洲仍然平稳前行.澳洲失业率只有5.2%,美国则高达9%. 许多人都雨露均沾.瑞士信贷在10月底发表的2011年全球财富报告指出,澳洲民众财富水准目前高居全球第二,仅次於瑞士.报告称,澳洲平均每人财富为397,000美元,是本世纪伊始的四倍.此外,财富分配也较公平:澳洲财富中值--中间阶层的财富中值--为222,000美元,为全球最高. 在首都堪培拉,澳洲资源部长Martin Ferguson强调的是这些数据及其他正面效应.Ferguson表示,亚洲的原材料需求为澳洲民众提供了前所未见的机会,远远超出了矿业及天然气领域. 以规模及复杂度而言,现代的资源项目需要许多地质、工程、海事服务、建筑、金融、环境科学及法务服务的高薪专家.这些优质工作会带来长期繁荣. "我不否认有一部分领域的景气不好,但很多很多国家都非常羡慕我们,"Ferguson接受专访时表示."这方面的好处正在扩散至澳洲经济的大部分领域."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强势澳元的最终效应是正面的.汇控澳洲首席经济学家Paul Bloxham指出,澳元升值提高了每个人的购买力,使景气成长的好处得以散播至广大人口."每个拥有澳元收入或资产的人,现在财富都增值了25%,"他称. Bloxham也质疑有关澳洲面临"荷兰病"现象的看法.在矿业繁荣之际,澳元升值只是打压了其他经济领域,并非扼杀.他指出,以荷兰的例子而言,当能源出口放缓时,制造业强劲反弹,并维持强势."而'荷兰病'代表未来变得较差,"他称."有一些领域是会变差,但我认为,整体上,澳洲会因大宗商品高价格水位及矿业投资而变得更好." **一家欢喜一家忧** 8月底就曾有过这种差异表现,澳洲最大钢铁制造商BlueScope Steel宣布将放弃出口业务、关闭一座炼钢高炉并裁员1,000人.该公司将之归咎於澳元汇价偏高、钢铁价格偏低、原材料成本上升以及国内钢铁需求低迷. 两天后,全球头号矿商必和必拓(BHP.AX)BLT.L宣布获利激增86%至225.6亿澳元(225.8亿美元),在铁矿石出口业务上赚得盆满钵满. 西澳首府珀斯正处於这场矿业荣景的核心.广袤的西澳州面积是德州的三倍,超过2,000亿澳元(2,002亿美元)的资源项目正在筹备当中.目前全国最繁忙的地方就在珀斯主干道圣乔治大道(St. Georges Terrace)上,全球矿业能源巨擘都争先恐後,在这个可以俯瞰天鹅河与沿岸郊区美景的高楼大厦中安营扎寨. 西澳州州长Colin Barnett的办公室在24楼,从他娓娓道来的数字来看,热潮恐怕不会马上降温.他预计,假设中国经济保持与当前相近的增长速度,那麽到2020年结束前,西澳州全年铁矿石出口将倍增至8亿吨,同时,液化天然气出货量将增长两倍至6,000万吨. Barnett是一名保守派,他因扶持当地经济而赢得很高的支持率.由於西澳州正带动澳洲经济增长,若指责矿业拖累经济下滑,未免招人不满.在1990年代末信息技术飞速发展的时代,资源行业曾被嘲笑为"夕阳经济". "由於其它行业表现不太好,突然间所有脏水都泼到矿业头上,"他说道.Barnett也同意澳元强势损及出口等贸易相关行业的观点,但他认为制造业的许多问题都是生产力低下造成的."我认为从地方情况来看,澳洲工业应当比矿业表现得更好,但地方工业或许需要加把劲才行." **工厂瘦身**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矿业繁荣正在重塑澳洲经济.无论长期带来何种净收益,对那些站错位置的人来说,短期影响都是痛苦的. 澳洲统计局数据显示,地方制造业正急剧下滑.就在5-8月三个月间,西澳州有13,300个制造业岗位被裁掉,相当於14.4%的就业人口失业. "就在这片欣欣向荣的地方,制造业却在受苦,"澳洲制造业工人联合会(Australian Manufacturing Workers Union)西澳州分支秘书长Steve McCartney称.他表示,大型资源公司需要给当地提供更多合同."除非政府准备好大胆挑战跨国矿业公司,否则(制造业)将慢慢衰弱下去." 在澳洲各地,面临海外低汇率和低利率国家同业竞争的企业,也面临类似压力.尽管澳洲几家全球知名的矿业公司被视为是经济支柱,但制造业提供的就业机会要多得多--2010年制造业雇用98万人,远高於矿业和能源行业雇用的17万人.但矿业在一项关键指标上越来越使制造业相形见绌:制造业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已经由1960年代的26%降至去年的10%左右,而同期矿业所占比重则由2%增至9%. 制造商对於无法利用中国经济繁荣所带来的机遇感到愤怒.沿珀斯海岸驱车向南不远,在Henderson工业区,私人企业西澳工程服务公司(Westralian Engineering Services)的经理对於阻碍其赢得资源项目合同的障碍感到无奈. "我们一直被迫提供他们能够在海外获得的优惠价格,"制造厂经理Larry Chiera表示,他是矿业服务业的一名老手.由於机器零件订单逐渐枯竭,例如为矿砂运输机器供应的载重零件等,西澳工程服务已经被迫把员工人数自去年6月鼎盛时期的90人裁减至60人左右. "订单都没有了,"Chiera说."这些零件现在都在印度和中国等海外生产." 该公司现在把业务重心自铁矿转向油气行业,希望在技术和科技方面的投资能够使其在这个技术要求更高的行业保持竞争力. **无奈的慰藉** 资源行业领袖辩称,矿业和其相关行业就业增长迅速,弥补了制造业损失的就业岗位. 西澳矿业与能源商会(Chamber of Minerals and Energy in Western Australia)的数据显示,过去六年,西澳矿业领域的就业人数已增长一倍至8.7万人.这个数字有望在2019年末时增至14万人,因届时在建或计划中的项目建设将达到顶峰. 这对於哈默这样的制造商来说是无奈的慰藉.今年53岁的哈默身材粗壮,一头灰白短发,他领着我们从一个狭窄但整洁的办公室来到该公司位於珀斯以南30公里(18英哩)的厂址,这里有整齐宽敞的车间. 在2009年中期,他的GF Engineering雇用超过105名销售人员和学徒,当时为矿山和油气井平台制作钢结构和特殊管道的业务多得忙不过来.这些矿山和油气井平台把西澳从一个穷乡僻壤变成如今的全球资源重镇. 自此之後,公司员工已经缩减至60人,不过他的公司仍继续获得矿业企业的订单,有时是在对方急需零件,给通知的时间很短的情况下.扩张荣景消退已过了两年,他仍然觉得被中国的繁荣兴旺给遗弃了. "他们想独占所有的利益,却希望我们有饭吃就满足,"他说道.(完) --译文审校 张涛/王洋/丁琦/沈以文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