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欧元区濒临黑暗深渊 等待欧洲央行救赎

点击量:   时间:2017-06-01 14:04:13

路透布鲁塞尔11月28日电---欧元区正紧盯着黑暗深渊. 除非欧洲领袖在12月9日峰会上对主权债危机达成一项政治层面解决对策,同时欧洲央行随後大力干预,支撑政府公债及欧洲银行业,否则欧元或许将开始倒塌. 外国投资人已开始回避欧元区主权债,欧洲银行业则是忙着设法卖掉资产,银行存户从南欧银行业者提领出来的钱愈来愈多,银行间拆借活动陷入急冻,迫使更多银行必须求助於欧洲央行融资. 意大利是欧元区第三大、也是最易受创的经济体,从明年1月开始将有庞大债务需要再融资,而意大利短期借款利率上周五已经达到惊人的8%水准. 根据一名知情消息人士透露,德意志银行执行长(CEO)Josef Ackermann上周对欧盟主席范龙佩提出极为严厉的警告.Ackermann表示,如果政治高层拖延未决持续到明年,这场危机对金融市场的影响有严重恶化的危险. 法国巴黎银行(BNPP.PA)及荷兰国际集团(ING)ING.AS等大型银行这个月相继宣布出脱主权债.法巴银行公布已经在四个月的时间内,卖掉126亿欧元的意大利、西班牙、法国及德国债券.ING表示,它在希腊、意大利、爱尔兰、葡萄牙及西班牙主权债的部位已经削减54亿欧元. 欧洲的总债权人--德国,似乎对要求采取紧急行动的急切声浪无动於衷,一心放在调整欧盟条约,以加强财政纪律方面. 德国总理默克尔决心防止放任别的国家寅吃卯粮、却由德国纳税人付出代价的现象,她对这场危机所作出的决定,就是由17个欧元国家组成更紧密的财政联盟. 她与德国官员正在利用这波市场风暴,游说盟国同意让联盟拥有新的权力,对於财政偏离轨道的欧元国家,能够推翻该国预算案,必要时,能够诉诸法庭加以惩罚. 根据德国计划,欧洲当局对於一国债务及赤字将拥有最终控制权,有权要求议会修改违反欧盟规定的预算案."德国人正在采取最强硬的手段,"一名参与谈判的法国官员称. **被迫的选择** 对国家主权问题一直十分重视的法国等国家别无选择,只能接受德国提出的修改条约要求,因为这些国家本身的借款成本不断攀升,且法国的AAA债信评级已经面临威胁. 法国总体萨科齐明年能否成功连任,取决於欧元区债务危机的发展情况.而他目前还无法向国内民众展示,对德国的要求作出让步後能获得何种好处. 默克尔上周公开表示不会同意大幅扩大欧洲央行公债购买规模,也不赞同发行欧元区共同债券,浇熄了法国进行条件交换的希望. "这不是能进行交换的事情."默克尔上周称,并坚持表示她在欧洲央行的问题上没有改变立场,即欧盟条约规定禁止该央行向成员国提供资金或发行共同债券. 德国在1923年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後曾经历过恶性通货膨胀的噩梦,因此极不愿意让欧洲央行沦为向成员国放贷的印钞机. 德国央行总裁魏德曼多次出言反对过度扩大欧洲央行的职责范围,以及损害其独立性.魏德曼在该央行管理委员会中颇具影响力,是德国保守金融政策的代言人. 像默克尔一样,魏德曼目前同意把推出欧元区共同债券作为财政联盟的长期目标,但"要先完成整合过程",对成员国预算实施集中控制. 欧盟和欧洲央行高层消息人士因事件敏感而私下表示,有一种看法认为,若欧洲政治领导人在12月9日的会议上能向这种财政联盟迈出一大步,就能令欧洲央行有立场采取更果断的干预举措. 一些人认为,萨科齐和默克尔达成一致,不向欧洲央行提出"正面或负面的要求",就是为了清除政治压力. **批准过程漫长** 有关迈向财政联盟的协议依然未定,而讨厌不确定性的市场很可能感到,修改条约的曲折过程所带来的政治风险比它消除的风险还要大. 然而,如果欧洲央行以此为由施展其强大的财务实力,以保卫欧元区政府公债,无计可施的欧洲政界人士可能也只得接受. 一个关键的未知因素是,欧盟27国是否会全部同意修改条约,还是欧元区17国必须单独达成一项协定,抑或是出现一个规模更小的核心集团. 身处欧元区之外的英国可能要求重新获得对某些社会和法律政策的控制权,或者获得欧盟金融服务业立法中的否决权,作为其同意建立欧元区财政联盟的价码. 有几国政府十分不愿开始修改条约的进程,要麽是因为其反对放弃更多国家主权,要麽是由於担心修改结果会在议会投票或公投中被否决. 许多人对可能耗时数月的成员国批准过程感到担心,而市场则因为欧洲的命运将再度系于爱尔兰或斯洛伐克等小国的投票结果而愤怒.当初希腊只不过宣布可能就欧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救助计划举行公投,即引发投资者恐慌并导致政府垮台. 德国在欧盟中愈发明显的政治霸权也越来越引起众怒,即便是在荷兰等赞同德国严格财政立场的国家. 法国、爱尔兰和南欧国家中,对"德国的欧洲"的抱怨声浪不断升高.这可能引发公众对痛苦的经济改革举措的抵触情绪,并导致公众对於欧洲更紧密整合本就不高的支持度进一步下降. 但如果承诺建立财政联盟是促使欧洲央行采取行动,将欧元区从深渊边缘拉回的唯一途径,那麽欧洲政治领导人可能会忍受所有的不安,给出这一承诺.(完) --编译 蔡美珍/徐文焰;审校 丁琦/隋芬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