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傅成玉统帅下的中石化 将加快上游油气资源发展步伐

点击量:   时间:2017-08-02 16:07:20

* 新统帅执掌下的中石化,将逐渐加快海外油气资产并购步伐 * 公司同时加大国内页岩油气、煤层气的开发 * 分析师认为中石化可与母公司合资持有海外资产 记者 雷美珍 路透香港11月29日电---中国大型国企高层变动的"音乐椅"正转得如火如荼,最新的是银行业的新掌门人选渐趋明朗,而一早就尘埃落定的中国石化巨头的新统帅,则在经过半年的磨合後已渐融入新角色. 当上中国石化(0386.HK)(600028.SS)"第一把手"才不过半年时间,傅成玉最近与三大国际综合石油商的高层一起,获选为美国财富杂志最新年度商业人物,凸显出其"非一般国有企业管理者"的身份. 其实,对於中国国有企业的高层轮换,投资界视之为平常事,尤其是与国家战略息息相关的能源企业,由任何人领导亦只是在执行国家政策,难以凸显其个人色彩.这也正是为何财富杂志年度的商业人物,往往落在中国民营企业领袖身上,如百度(BIDU.O)的李彦宏、腾讯(0700.HK)的马化腾、阿里巴巴1688.HK的马云. 不过投资者对於傅成玉领导下的中石化,却寄予期望,希望凭藉他个人丰富的并购经验,能够帮助这家亚洲最大炼油商加快上游业务发展步伐. "中国的炼油商每加工一桶便蚀一桶,除了降低成本,扩大上游业务渠道亦是增加盈利的方法."辉立资产管理的基金经理李国璇称,"中石化目前的市盈率是三家油企之中最低,就是受累於炼油业务亏损." 中石化一名内部人士对路透表示,公司以上、中、下游为核心业务,但目前上游业务规模比较小,未来需要加快其发展步伐. "(中石化)将来有一些业务的专业化可能会加快,另外一个就是"走出去"的步伐只会快不会慢."该名人士并指出,"傅成玉来了以後,带来了很多变化,特别是市场化理念、价值管理理念." **走出去步伐只会快不会慢** 近年中石化母公司--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在加拿大、巴西、非洲、哈萨克斯坦收购了不少油气资产,其中包括瑞士石油公司Addax Petroleum、加拿大Daylight Energy以及葡萄牙Galp Energia(GALP.LS)巴西子公司的权益,此外还有一些勘探项目.去年,母公司的境外油气权益产量为1,840万吨,同比增长43.9%;中石化的原油产量则为4,618万吨. 分析师认为,中石化的母公司已经储备了一些海外资产,未来可以择机注入上市公司之内.这对於中石化来说,比起直接到海外进行并购,在财务资源调配方面更具灵活性.此外,中石化亦可以效法中石油,与母公司合资持有海外油气资产. "在8月的分析师会议上,反而是他(傅成玉)主动提及中石化未来要加强上游资产."国泰君安国际研究部主管刘谷说."这个策略是正确的,因为上游业务相对薄弱,整体业绩相对也较波动." 自傅成玉於5月中旬当选为中石化董事长以来,中石化H股累计上升5%,同期大市恒生指数.HSI跌23%;其主要竞争对手中国石油(0857.HK)(601857.SS)H股跌10%,中国海洋石油(0883.HK)大跌25%. 由年初至今,中石化的股价亦跑赢埃克森美孚(XOM.N)、皇家荷兰/壳牌石油集团(RDSa.L)和雪佛龙(CVX.N)三大国际综合石油商. 现年60岁的傅成玉中西方的经验均较为丰富,他拥有中国东北石油学院地质学士和美国南加州大学石油工程硕士的学位,并曾经在中国大型油田大庆和辽河工作过,也负责过中海油与阿莫科、雪佛龙、菲力浦斯、壳牌等对外项目管理. 在他担任中海油董事长的七年里,公司净利翻了3.7倍,油气净产量亦扩大1.5倍;在油价和产量显着提升的带动下,市值更曾短暂超越中石化. 而最引人瞩目的,是中海油这家中国石油业的"老三",曾於2005年拟以总价约185亿美元全现金"鲸吞"美国老牌石油公司优尼科.虽然该收购计划最终在中美两国的政治压力下撤回,但是这个案例为当时仍处初阶的中国企业"走出去"战略,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和教训.事件也令到傅成玉以及中海油在国际间知名度大升. 傅成玉一直希望在更大的平台上能有所作为,早年的香港媒体见面会上,他不止一次提及希望中海油长远能够发展成为上、中、下游一体化的综合石油企业,这样才能提升公司价值,并跟国际同业比拼. 在加入中石化仅144天,他就对外宣布,中石化已经订下了未来10-20年的发展方向,以及六大发展战略.这与不少官僚气质甚重的国有企业老总的做法迥然不同. "现在公司会告诉你,未来几年将专注於那些业务发展,令人感觉更有计划、更进取."瑞穗证券分析师陈盛勳称,傅成玉的加入,令一些投资者对这家以前相对保守的航母级公司的观感转变. **大力拓展非常规能源** 除了海外油气资产,中石化更锐意拓展国内上游业务,特别是非常规能源的开发,将是未来5-10年的重要投资领域. 中石化一位内部人士称,"近期加大力度在非常规油气的投资,就是页岩油、页岩气、煤层气,最近都在做工作,而且很乐观." 对中石化来说,目前最大的挑战是炼化部分.由於中国对成品油的价格管制,中石化的炼油亏损成为公司的沉重负担,而对海外油气资源的并购策略仅是权宜之计. 陈盛勳认为,一旦中国放开成品油价格管制,一切按照市场化运作,中石化的炼油和化工业务会受到投资者的青睐,届时就不需要依靠上游业务利润来帮补下游业务亏损. 投资者最乐见的是中国加快成品油定价机制改革,加快调价频率,使之更有效地反映出原油加工成本,至少能令中石化和中石油"止血". 2008年国际资本市场炒风炽热,布兰特原油价一度疯涨至最高每桶147.5美元,同年中石化的炼油板块亏损也达到创纪录的1,021亿元人民币(按中国会计准则,按国际会计准则则为615亿元人民币).尽管其後美国投行雷曼倒闭引发金融海啸,戳破石油泡沫,然而炼油的惨淡境况迫使中石化认真反思.为降低整体盈利波动性,公司终於部署一年并於2010年首度进军海外,收购母公司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手上的非洲安哥拉深水油气资产. 今年以来,中国的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涨幅不断走高.政府为遏抑通胀,从燃油、食品等价格多方着手调控,导致中石化前三季度的炼油业务再度转盈为亏,蚀231亿元人民币,使同期净利仅614亿元.(完) --审校 屈桂娟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